瑞祥国际娱乐好吗: 78.chapter 78

    面对郝乐蒂一脸“你又无理取闹翻旧账”的典型推卸责任表情, 德拉科·马尔福勉强依旧保持着理智,并未出离愤怒, 甚至还开始思考起她拥有斯莱特林血统一事。

    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后裔在十九世纪时便只剩冈特家族, 冠以斯莱特林姓氏的高贵血脉更是在十七世纪末期便已经绝嗣。

    而斯莱特林家族在整个欧洲魔法界地位超群,家族传承当然并非秘闻——

    萨拉查·斯莱特林诞生于公元十世纪中期,漫长的七个世纪里, 斯莱特林家谱得以顺利传承,甚至被列入年轻纯血巫师幼年时的必读启蒙教材之一。

    而其中,一位诞生于十七世纪中期的斯莱特林族人, 曾广为人知,她拥有无人能出其右的魔法天赋, 曾被纯血巫师族群认为其将率领斯莱特林重登巅峰, 在她整个成长经历中, 几乎全都被狂热纯种主义者疯狂围绕,但这位纯血巫师却狠狠打了所有纯种主义者一个耳光——

    她叛逃了,抛下了斯莱特林荣光与巫师身份,在保守的十七世纪魔法部面前,坚定陈述巫师与麻瓜生而平等,而她将与麻瓜爱人离开英国, 免于其子嗣被教导成狂热的纯种主义者。

    而十七世纪,正处于英国巫师叛逃美洲新大陆的狂热浪潮中。

    德拉科看着郝乐蒂, 虽然他缺少足以论断的证据, 但他越发觉得那位叛逃的斯莱特林, 很有可能就是郝乐蒂的祖上。

    郝乐蒂精明冷漠, 足智多谋,意志坚强,甚至有种隐隐的残忍性情,更是极为擅长审时度势、明哲保身,至今为止,很难有人能从她身上讨到便宜,而她的报复心更是称得上旺盛,除了不激进狂热之外,她是一个如此优越的斯莱特林。

    更有甚者,她也许是萨拉查·斯莱特林仅存的后裔,但她是个哑炮,她母亲表现出罕见魔法天赋,而她的超自然能力虽然至今没人搞得懂如何而来,但那显然不是魔法。

    德拉科将他从美国魔法国会教育司了解到的信息对郝乐蒂如数告知,“你母亲曾就读于马萨诸塞州的伊法魔尼魔法学校,但她仅仅读了两年就退学了,因为她觉得同在马萨诸塞州的麻省理工更适合她。”

    “很酷不是吗?”郝乐蒂一脸得意,“比起当巫师,她一定更想做个数学家。”

    德拉科觉得郝乐蒂可能是在炫耀她祖传的高智商,“你尝试寻找过你母亲的家人吗?她选择的魔法学校与私立研究学院都处于马萨诸塞州,也许她就住在附近?”

    郝乐蒂三到八岁的几年里,因为被领养的关系,一直就住在麻省的大波士顿地区,而且她从记事起就已经开始调查母亲的经历,“我母亲家族传承在百年间算得上艰难,她唯一的亲人只剩父母,但他们在她青少年时期不幸车祸去世,这也是她精神疾病的诱因之一。”

    父母意外去世,感情接连不幸,学业压力,高智商带来的不稳定精神状态,最终让一个年轻姑娘患上了严重的精神分裂与躁郁症,落魄退学,被强制关进疯人院,辗转流浪,死于无人陪伴的慈善区产房。

    郝乐蒂没能与她相处哪怕一天,但她身上有着母亲的强烈印记,无论如何,哪怕是为了这个命运跌宕的女性,她也绝不能因曾经的不幸命运而甘愿服输,她承担着一个天才女性的陨落,因此更加必须获得荣耀加身。

    郝乐蒂走向灶台,准备为马尔福少爷烹制晚餐,而德拉科朝她走近,停在一臂左右的距离,大部分时间里,他所接受的贵族教育总是显得得体有礼的,“我之所以急迫前来,除了因你母亲的身份,还因为美国魔法国会今晚察觉到不寻常的魔法波动,怀疑有可能是那位横行东欧的黑魔法巫师。”

    “又是毁灭博士?”郝乐蒂将煎成金黄的豆腐块翻面,“他最近是不是太活跃了点?”

    作为欧洲魔法部世袭权贵,德拉科·马尔福对这位黑魔法巫师称得上了解,“杜姆出生在东欧的吉普赛部落,父亲是当地酋长,母亲则是一名沉迷于黑魔法的吉普赛女巫,但在杜姆幼年时便已经去世,并被恶魔墨菲托斯拖入地狱不得返生,而杜姆完全遗传到女巫母亲的魔法天赋,甚至更胜一筹,他意图统治世界,多次窃取他人力量。”

    郝乐蒂炒着豆腐,想到不久前莱克斯·卢瑟对她的忠告,“看来这位魔法科技兼顾的博士盗窃惯犯名声在外。”

    德拉科有点不满意她不甚在意的态度,她总是这样没心没肺,“郝乐蒂,杜姆不同于寻常的恶人,他不是没有被击败过,甚至是常理上的失去性命灰飞烟灭,但他总能一次次重新染指强大力量,以强到逆天的气势归来。”

    郝乐蒂将家常豆腐乘出来,神情冷淡,言语简单粗暴,“管他是谁,反正最后都得乖乖跪下叫爸爸。”

    为了用吃得堵住马尔福少爷的嘴,除了一盘家常豆腐和米饭外,郝乐蒂还为他盛了一碗山药排骨汤,咸鲜味美且滋补安神。

    排骨肉已经炖的软烂,营养价值极高的骨头熬出骨髓油花,滋补不说,还使这份山药排骨汤更为鲜美,健脾养胃的同时,喝上一口便觉得是满满的享受。

    德拉科端着自己的餐盘,不知是该为获得双标而得意,还是为郝乐蒂嫌他啰嗦准备用吃得堵上他的嘴,而因此自己生闷气。

    郝乐蒂冲小少爷招手,“请出去吃晚餐吧,我需要整理厨房。”

    “我可以帮你施展清洁咒。”德拉科依旧板着脸,但提议却算得上体贴。

    “我更喜欢用自己的手。”可惜郝乐蒂不太配合。

    被拒绝的马尔福少爷冷淡的看她一眼,转身走出厨房,背脊挺直,就像一只闹脾气的大猫。

    拧开盥洗台水龙头,清水流淌而下,发出不轻不重的水流声,郝乐蒂不慌不忙的清洗着厨具,而在她身后,一位身穿灰色钢铁盔甲,足足有六英尺二英寸高的蒙面人正逐渐现身。

    他的盔甲看上去极为强悍,细节处的花纹透露出难以忽视的霸道威势,样式与欧洲中世纪号称盔甲巅峰的板甲有些相似之处,但恐怕要先进强大数万倍,盔甲将他全身包裹与其中,脸上的深银色面具冰冷而邪恶莫测。

    郝乐蒂悠闲转身,衣摆形成一个漂亮弧度,脸上笑意不明,“晚上好,杜姆博士,听说你年轻时是个物理学天才。”

    她这样的态度显然不在维克多·杜姆预计之中,而作为一个野心勃勃的独.裁统治者,他一向不希望他人违背自己的意愿,“郝乐蒂小姐,你最近可真是声名鹊起,虽然有个多灾多难的成长经历,但你那没人知晓来源的超能力,令我很是惊喜。”

    “说道多灾多难的成长经历,您似乎也没好到哪去,”郝乐蒂若无其事的激怒他,“自幼被拉托维.尼亚当时的执政者追杀,而你的母亲为了能让部落逃脱追捕,与恶魔墨菲托斯以灵魂为交换获取黑魔法能力,没想到却被那个肮脏的骗子蒙骗,落得一个失败殉族、灵魂堕入地狱的下场,还成了欧洲魔法部人人喊打的黑魔法女巫。”

    毁灭博士戴着金属面具,无人能探知他的神情变化,他一向有着常人难及的沉着气度,而母亲几乎是他唯一的软肋。

    他这些年不断探知宇宙秘闻,尝试成为宇宙至强者,便是为了拯救身困地狱的母亲,他声音冰冷,像是亡灵一般,“也许你拥有的不明力量,能让我可怜的母亲重返人世。”

    “但您似乎并没有友好合作的意思。”郝乐蒂表情有点无奈。

    维克多·杜姆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亲爱的,我不需要合作,我总能得到我想要的一切。”

    虽然傲慢的过头,但毁灭博士这句话并不是没有依仗,他被公认为地球上最聪明的六人之一,制造出的科技盔甲将托尼·斯塔克都抛在了身后,魔法领域几乎能与至尊魔法师古一平起平坐,顶级智者的脑力让他轻松成为顶尖战略家,以神奇四侠为首的超级英雄没少在他身上吃亏。

    但杜姆并不是战无不胜的强者类型,他被击败的次数甚至算不上少,虽然每一次都能从低谷中爬起来,但也是货真价实的被按在地上摩擦过几次。

    而比起所谓的邪不胜正原因,杜姆之所以战败,可不是因为他实力逊色,而是他天生的性格劣势,轻敌又傲慢。

    “你这态度完全不让我意外,”郝乐蒂不甚在意的耸肩,“毕竟你还天天做梦成为统治世界的独.裁者呢。”

    杜姆并没有那么容易被激怒,虽然郝乐蒂轻浮不上心的态度让他不满意,而且她作为比莱克斯·卢瑟这个人类九级智者还要聪慧数倍的天才,直接定义他统治世界的意图是白日做梦,怎么想都不可能让他心情愉快。

    杜姆抬起被钢铁盔甲覆盖的手臂,准备对她发射出结合魔法与科技的能量波,但却发现他不逊于钢铁侠的科技盔甲,竟然像是线路中断般不受控制。

    用精神力切段毁灭博士的盔甲线路,还故意给连成短路的郝乐蒂,表情很是无辜,白嫩脸蛋上红唇娇艳,“这世界上的超英反派大部分都童年命运悲惨,但这可不是让我乖乖投降,成为倒霉蛋的理由。”

    随着她的声音,杜姆身上的科技盔甲因为短路开始冒烟,但他却像是被钳制住一样,竟然无法挣脱开这身盔甲,即便它现在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发出火光,像是随时可能炸成一朵烟花。

    郝乐蒂抱着手臂,笑吟吟的看着被困在盔甲里的毁灭博士,“谁让你不长眼的招惹爸爸,那就请您原地爆炸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