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app苹果: 77.chapter 77

    下午时间过得很快, 斯潘塞·瑞德晚上要搭乘公务机返回匡提科,郝乐蒂决定将晚餐提早一些, 她看着谢尔顿为首的科学怪人们, “午餐重油重辣,晚上吃的简单点怎么样?比如豆腐?”

    沉迷中餐几个月,早就把原本的每周固定食谱抛到脑后的库伯博士当然没意见, 他再一次尝试说普通话,“马屁斗虎。”

    郝乐蒂神情不变,看上去别提多正常, “今天晚餐不是麻婆豆腐,我准备做一道家常豆腐。”

    家常豆腐是典型老少咸宜的下饭菜, 煎至金黄的豆腐块不易散, 猪肉碎、酱油与少量白糖增香提鲜, 木耳、青椒与胡萝卜颜色亮眼,一点豆瓣酱的加入称不上辣,但却让咸香味道更为浓郁,颜色金红鲜艳,豆腐外焦内软,复合型香味更是回味无穷。

    但越是传统的家常菜, 有时越是高深的考较,买完食材回到中餐馆, 郝乐蒂将豆腐与配菜快速切块, 热锅中铺着一层薄油, 白嫩豆腐两面被煎的金黄, 菜籽油在加热中逼出诱人的天然香气,与豆香互相浸润,形成简单又独特的美味。

    旺火热锅内,繁杂的佐料已经在炒制中爆香,香味充分激发,豆腐与菜倒入锅中时,发出诱人声响。

    加工豆腐,火候永远都是关键,正是最精准的把控,才能将这一道看似简单的家常菜肴,如同施加魔法般变成一份上等美味。

    餐厅里,配着米饭吃着咸香至极豆腐的食客们,只觉得郝乐蒂真是越发会经营,午餐热辣过瘾,晚餐依旧美味可口不说,稍显清淡的口味不但不会让人觉得平庸,还搭配的越发完美。

    在密歇根州初选这一天,不但没去关注两党席位,甚至还跑来洛杉矶用餐的准美国总统先生莱克斯·卢瑟,正坐在郝乐蒂对面,两人占据了一张双人位。

    而他的保镖们正守在餐馆外围,人数多的惊人。

    莱克斯·卢瑟的金发很漂亮,不是很多美国人那种脏脏的金发,郝乐蒂甚至很想问他一句平时用什么护发素,不过在她询问前,年轻政客先开口了,“我前两天遭遇了一场追杀。”

    这下他异于往常人数的保镖团终于能解释的通了,郝乐蒂悠闲的托着下巴,“作为一位充满野心与阴谋的政治家,这是您的日常生活。”

    莱克斯觉得她正在幸灾乐祸,他一惯苍白冷漠的面容有点没好气,好在还板着政治家的严肃架子,没直接朝她瞪上一眼,“你最好希望我能在层出不穷的政治追杀中安稳活下来,并且坐上椭圆办公室那把陈旧的椅子,换成其他人的话,面对这间中餐馆身份特殊的食客们,即便不是赶尽杀绝,也会试图将他们全变成手中利器,包括你在内。”

    站在美国政府角度,当然不会愿意放任这些能力远超寻常人类的超级英雄、变种人任意施为,而莱克斯·卢瑟在朝郝乐蒂货真价实跪了一次后,对超级英雄们的提防畏惧心理明显减轻了许多,不得不说,他如果能成为那个世界最具权势政客,对超英联盟来说是件好事。

    不管怎么说,至少也有点塑料花饭友情不是吗?

    于是郝乐蒂尽量摆出些真诚神情,“所以您是否已经查出幕后主使者?”

    看着她不再幸灾乐祸,莱克斯觉得心情舒服了点,“维克多·杜姆。”

    “那位毁灭博士?”郝乐蒂这次看上去是真的有点惊讶。

    这位东欧独.裁者是准备在全球政界大开杀戒还是怎么着?谋杀四位不列颠政客不算,连美国准总统也不放过?

    莱克斯吃着家常豆腐和米饭,看上去并没有因为刺杀事件而影响胃口,“我上周公开表示支持联合国对拉托维.尼亚侵略他国主权一事做出制裁,第二天就差点在华盛顿被枪杀。”

    “枪杀?”郝乐蒂手指交缠了一下,“这位魔法师对付英国政客时,可是简单粗暴的用黑魔法一击致命,你遭遇的袭击看来更多是出于警告意图。”

    虽然郝乐蒂不觉得拥有九级智慧的人类顶尖智者莱克斯·卢瑟,面对毁灭博士的魔法袭击只能等死,但如果只是枪杀威胁,看上去对方似乎确实没有出全力对付他。

    莱克斯是同意她的看法的,“他之所以仅仅是试图警告,除了谋杀美国大选候选人可能会掀起严重的国际争端外,也许还因为我年轻时曾经和他有些交情。”

    “你俩有一腿?”郝乐蒂冲他眨巴着蓝眼睛,漂亮的不像话。

    而冷酷政客已经咬牙切齿,“正常的学业交流,杜姆年轻时曾在纽约州立大学宾汉姆顿分校求学。”

    “但你毕业于麻省理工。”郝乐蒂说道。

    “宾汉姆顿分校作为东海岸高校中的‘公立常春藤’之一,与麻省理工多有学术合作,”莱克斯·卢瑟谈起年轻时与维克多·杜姆的接触,“他是我见过这世上最智慧天才之一,科技水平堪称高深莫测。”

    郝乐蒂挑眉,“对于他的脑力水准,我倒是不会怀疑,毕竟能靠自学成才成为顶尖魔法师的,整个魔法界恐怕也就只出了这一位先生。”

    好在他对覆灭或者统领全球魔法界没什么兴趣,只忙着针对以神奇四侠为首的超级英雄们。

    莱克斯·卢瑟看着坐在他对面的年轻姑娘,“郝乐蒂,我并不知道你的超能力具体来自什么机缘,但在你足够强大之前,切记与杜姆对上,他是个难以预料的危险人物,多年来沉迷于追寻宇宙秘闻,甚至不惜手段窃取他人能力,只为自己能成为宇宙强者。”

    面对出自真诚好意忠告的优秀政客,郝乐蒂看上去好相处了不少,她弯起嘴角,看上去更好欺负了些,“别担心,目前为止想针对我,或者想拿我做实验的家伙,最后全都只有跪下叫爸爸的结局。”

    莱克斯想到自己在厨房跪的有多真心实意,心情有点复杂——他不会就是那第一个倒霉蛋吧?

    准美国总统一时有点沉默,郝乐蒂从座位上离开,准备去招待坐在另一桌上的谢尔顿和瑞德小天使,但她还未靠近,一位拥有耀眼铂金发色,又高又瘦的男士便出现在她身前。

    他并未轻浮的伸手拉住她,而是以得体绅士的距离站在她面前,但神情似乎有点不寻常,就好像是得知了什么极为意外的消息。

    德拉科·马尔福的衬衫扣子像是永远都扣到喉咙口,他眉心微蹙起一些,“我今日在与美国魔法部商讨合作事宜过程中,意外知晓了一件事——”

    “我们可能需要找个安静地方详谈。”郝乐蒂很是自然的中止他的话,转身走向后厨方向。

    马尔福少爷愿意暂时配合她,他跟随郝乐蒂走进无人的整洁厨房,看着姑娘背影,声音中有些不明情绪,“我很好奇你为何一开始便对巫师群体感兴趣,甚至对当时名声不佳的我,一个斯莱特林,表现出比面对波特与格兰杰时更多的忍耐度。”

    郝乐蒂转身看他,却并未回答。

    德拉科声音沉稳而低沉,“今日美国魔法国会教育司的一位秘书意外向我透露,三十多年前,美国魔法界曾经出现一位展现出惊人魔法天赋的年轻巫师,但她却拒绝就读魔法学校,而是坚持在麻瓜界求学,数年后不幸英年早逝,堪称美国魔法界最大的损失,这位女士名为艾普丽·李。”

    郝乐蒂神情沉静,看上去没有任何多余的惊讶情绪,“是我的生母,她在生下我后两小时去世。”

    她取出一个马克杯倒了点清水,“我从记事起,就开始通过各种手段,尽量多的了解这个为我失去生命的苦难女性,我对巫师群体感兴趣,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她,她拥有一点极为稀薄的巫师血统,来自一位几个世纪前反叛家族的斯莱特林。”

    “斯莱特林?”德拉科的惊讶没能成功掩饰好。

    郝乐蒂完全没因为这惊人的斯莱特林姓氏而表现出不同,“我当初也有点吃惊,毕竟我拥有中国姓氏的母亲不但面容柔和,还有着漂亮的黑发黑眼,并没有展现出丝毫混血特征。”

    对她来说,被英国魔法部纯血家族奉为无与伦比高贵血脉的斯莱特林血统,好像仅仅就代表白种人应该有的浅发浅眸与硬挺脸部轮廓。

    而德拉科越发觉得这小骗子不真诚,她十年前从未向他透露过自己拥有惊人的巫师血统就算了,就连今天中午,他以为两人已经开诚布公的深谈之后,她又给了他如此大的“惊喜”,恨不得将他炸成烟花。

    郝乐蒂似乎知道小少爷在想什么,“我只不过是觉得这件事没必要谈论,反正我也没有魔法天赋,畅谈血统惊人有什么意思。”

    但德拉科·马尔福似乎和她想的不同,他漂亮的灰眼睛染上了点恼火,“反正你从不想对我据实相告,总是一次又一次敷衍的欺瞒我。”

    郝乐蒂抱着手臂,“你别无理取闹啊,怎么一吵架就爱翻旧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