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体育网站: 76.chapter 76

    等到韦德·威尔逊终于快要排队获得餐位时, 他已经从内心开始坚信——他得不到双标和餐位,都是因为长得不好看!

    见鬼的weapon x的实验!让他不但变得疯疯癫癫还满身长满疤痕!女友抛弃他!小蜘蛛不理他!现在连餐位也没他的份!

    中餐馆老板没有审美只看脸!他的黄色段子讲的一级棒, 明明才华横溢!

    实验失败带来的严重后遗症, 整容他是不用想了, 死侍开始思考起他是不是该换一身性感制服,面罩也可以玩点花活,这看脸的世界真是对他太残忍了点。

    正在雇佣兵忙着考虑他是该换成逗趣的卡通面罩还是华丽的威尼斯面具时,眼睁睁看着一个高挑苍白的书呆子瘦麻杆越过等候区长队, 径直走向中餐馆老板。

    而中餐馆老板别说怒目而视将他赶出餐馆了,甚至还惊喜的给了他一个热情拥抱。

    排队时间已经超过一个小时的韦德·威尔逊:老爹又想拔刀做人体肉串了。

    而郝乐蒂当然没时间考虑雇佣兵的心情,她正惊奇的看着面前的瑞德小天使, “亲爱的, 你来洛杉矶休假还是工作?”

    斯潘塞·瑞德比郝乐蒂高上不少,但他却从不给人带来侵略感,“棕榈泉山区日前发生了几起坠崖案件,bau受地方警署处理请求, 前来援助调查, 案件两个小时前得以破获。”

    bau小组一向公务繁忙, 面对联邦等各级地方警署的援助请求, 总是得一次一次的出外勤,而这一次bau公务机返回匡提科的航线被安排到晚间, 小组成员有一个下午的休息时间, 而瑞德选择乘车来到距离棕榈泉一百六十公里的洛杉矶, 来见见他的童年小伙伴。

    年轻又清秀英俊, 顺便还是郝乐蒂的幼时好友,斯潘塞·瑞德获得餐位和双标实在是再正常不过,并且这位小天使型联邦调查局探员获得的特殊对待还不只是午餐,甚至还包括了下午茶。

    郝乐蒂抬腕看了看时间,“我和谢尔顿约好下午一起观看斯蒂芬·霍金博士的科学访谈,你有兴趣加入吗?”

    郝乐蒂与谢尔顿作为科学怪人组合成员,没少进行“动漫之夜”或者“科技访谈下午茶座谈会”,而今日的安排,正是让两人惊喜不已的罕见访谈——

    霍金博士获麻省理工科学节邀请,接受该学院对其个人生活及科普著作《时间简史》的访问座谈。

    拥有数学博士学位的斯潘塞·瑞德,当然不会拒绝郝乐蒂的邀请,霍金博士不只是当世最伟大的物理学家之一,更是最具盛名的剑桥大学卢卡斯数学教授,这是自然科学史上继牛顿和狄拉克之后荣誉最高的教席,而剑桥应用数学系,更是数十年来以这位伟大学者在本系任教为荣。

    于是瑞德小天使在午餐营业时段结束后,便和郝乐蒂驱车前往谢尔顿位于帕萨迪纳罗夫莱斯北大街的合租公寓。

    当郝乐蒂和瑞德敲醒公寓门时,科学怪人四人组已经围坐一排,为两人开门的,当然是情商最正常又真挚热心的实验物理学家莱纳德,“快进来,谢尔顿在等候过程中已经快用他的刻薄逼疯我们。”

    幸好郝乐蒂来的还算及时,霍金博士个人访谈还未开始,不然谢尔顿·库伯博士估计会将她的名字记在自己的仇人小本本里,每天诅咒至少三次。

    虽然斯潘塞·瑞德之前就在中餐馆里结识了这四位加州理工物理学家,但他内向孤僻的性格,难免还是显得有些尴尬,好在郝乐蒂一向长袖善舞,她抬高手上的六人份下午茶,“为了准备这些芒果班戟和鸳鸯奶茶,我的出发时间晚了点。”

    鸳鸯奶茶从前几人便在中餐馆里品尝过,但芒果班戟显然是新鲜货,这种经典港式甜品将西式薄饼与清甜的芒果丁、冰爽软滑的奶油组合的堪称绝妙,外形可爱不说,三者合一的口感更是完美构成了舌尖享受,入口即溶甜蜜到了骨子里,惊喜极了。

    谢尔顿看着下午茶,双眼孩子气的放光,然后嫌弃的看了坐在他旁边的霍华德一眼,“你坐一边去,这是郝乐蒂的位置。”

    正准备发挥自己的超凡魅力,对着郝乐蒂搭讪的应用物理硕士霍华德:“......”

    郝乐蒂觉得抢人座位不太好,虽然对方没少用诡异的中文普通话猥琐搭讪她,“我和瑞德坐边上就行。”

    她指了指三人位长沙发一侧的单人沙发,旁边还放着一个木制座椅,毕竟瑞德很容易害羞,和其他人也不算多熟识,她当然得和他挨着坐。

    不过一向有强迫症的库伯博士,当然没那么好说话,他坚持让郝乐蒂坐在三人位中间位置,而脾气好又有礼貌的莱纳德,也将长沙发上唯一还空着的位置让给瑞德,自己则坐在沙发旁边的咖啡色皮革凳上。

    访谈已经快要开始,六人当即落座——

    瑞德、郝乐蒂和谢尔顿依次坐在长沙发上,莱纳德坐着瑞德旁边的皮革凳,拉杰什抢到了唯一的单人沙发椅,而倒霉的霍华德并没有坐基友旁边的木椅,而是一屁股在莱纳德身前的地毯上坐稳,很是闲适的样子。

    电视上,负责访问霍金博士的主持人还在吧啦吧啦没完没了,谢尔顿斜睨郝乐蒂一眼,“趁着这几分钟,我得审问你在剑桥求学时,获得霍金博士指导的详细情况。”

    将霍金博士视作偶像的谢尔顿,语气里满是嫉妒,而随着他这句话,整个屋子里的科学家们都开始用艳羡中带点妒忌的眼神看着她——

    这可是霍金博士!科学界令人疯狂的“摇滚巨星”!

    这嫉妒并非空穴来风,身兼物理学家、宇宙学家、数学家、思想家、哲学家的斯蒂芬·威廉·霍金博士,正巧是这一屋子年轻学者本专业中的科学巨匠与大众偶像,但却只有长年在剑桥求学的郝乐蒂,曾有机会获得过近距离指导。

    郝乐蒂并没有傲慢的炫耀与偶像接触的经历,而是叹了口气,“但实际上,霍金博士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你的量子引力论文观点是完全错误的’。”

    “噢,天呐——”谢尔顿难以置信,同情至极又有点幸灾乐祸的看着她,“如果是我的话,我可能会直接晕过去。”

    郝乐蒂傲慢的看了他一眼,“能被现代最伟大的物理学家指出错误,也是我职业生涯的重要里程碑之一。”

    于是屋子里的科学家们又开始磨刀霍霍的用嫉妒眼神看着她,“有什么了不起,你仅仅是获得过一点小小指导而已,又不是霍金博士的得意门生。”

    史蒂芬·霍金博士的主要研究领域为宇宙论和黑洞,后来转入量子宇宙论,而郝乐蒂常年在弦论领域寻求突破,当然不可能与这位科学伟人有较多接触。

    涉及到自然科学史全民偶像霍金博士,连童年小伙伴谢尔顿和瑞德小天使都开始嫉妒的找她茬,郝乐蒂觉得这几个狂热家伙为了见到偶像,估计付出什么代价都会很乐意。

    在她快被嫉妒目光戳成篓子时,直播访谈中,终于传出霍金博士极具代表性的“电脑声”,他正在回答几乎每一次访谈,都会被询问的“渐冻症对他的个人生活及从事科学研究的影响”。

    “当你面临着夭折的可能性,你就会意识到生命是宝贵的,你有大量的事情要做,生活是不公平的,但不管你的境遇如何,你只能全力以赴。”

    从未向恶疾低头的史蒂芬·霍金博士,一如既往以他的坚韧激励着世界,他谈起那本被翻译成超过四十种文字,征服全球三千万读者的《时间简史》,“多年来我尝试以不那么艰深的方式向大众叙述宇宙,并希望人类勇敢无畏的去探索从未到达之处。”

    他曾警告世人避免与外星人接触,以免遭遇黑暗森林打击,但面对日益严峻的地球资源,他更鼓励人类进行星际移民,希望能以此方式,在预计几百年后将发生的大规模物种灭绝事件中,使人类得以延续,“我们是人类,向往飞翔是我们的天性。”

    谢尔顿的公寓里,六个年轻人依旧像是少年一样,热泪盈眶,为了伟大科学家对世人的激励。

    “关于宇宙,我们究竟知道什么,并且我们何以得到这些知识呢?宇宙从何处来?它又向何处去?宇宙有一个开端吗?如果有的话,在此之前发生了什么?时间的本质是什么?它会到达一个终点吗?我们能在时间中返回到过去吗?

    对我们而言,答案有朝一日会变得和地球围绕太阳公转那么显而易见,或者是变得荒谬至极,只有时间才能裁决。”——《时间简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