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体育网站: 75.chapter 75

    因一碗小米南瓜粥折腰的莫里亚蒂教授,丝毫不觉得自己的翻脸无常有什么问题, 而他那两位纵横不列颠地下势力的心腹手下, 正一脸懵逼——

    老大,这和商量好的不一样啊?

    深切体会到什么叫“男人心海底针”的莫兰上校与开膛手杰克, 难以置信的看着犯罪帝王满脸享受的吃着小米南瓜粥和鲜香肉粽,两人移开视线, 看向自己面前空空如也的桌面——

    教授说变就变,但他俩刚刚的故意找茬虽然以失败告终, 但绝对已经得罪了中餐馆老板。所以他们不但被老大抛弃, 连午餐都玩完了?一屋子人吃得酣畅淋漓, 他俩却只能干看着?

    中餐馆老顾客们看着这一场打脸大戏,一点不觉得惊讶, 比如旁边桌的哈里·奥斯本和彼得·帕克,正饶有兴致的吃着麻辣牛肉和焦香豆腐干, 看戏下饭。

    两人的寒假已经快要结束, 吃完这顿午餐便要搭乘航班返回纽约, 下一次时间较长的假期, 还得等到三月份的春假。

    不过年轻的哈里·奥斯本先生,显然不乐意远离中餐馆整整两个月,他看向正呼着热气咬下一口香菜牛肉的彼得·帕克, “我每周至少要飞回洛杉矶一次, 我们可以结伴同行。”

    反正奥斯本家的私人飞机就算是停在机场长久不使用, 也必须得花钱保养维修, 每周让它进行一次东西海岸飞行往返, 是个不错的决定不是吗?

    不但沉迷于中餐,更对中餐馆常客复仇者联盟十分好奇的彼得·帕克,当然难免对这个提议动心,但他和童年伙伴哈里家世相差悬殊,因此在相处过程中,他一向十分注意不因对方优越条件而谋取好处,以免让自己成为高中校园里,那些跟在风云人物身边骗吃骗喝没什么两样的家伙。

    但他和哈里作为彼此最佳好友,相处时难免没办法分得太过清楚,而哈里也从来不是那种摆出居高临下姿态的傲慢之人,彼得当然能看出对方的提议出自好意,但一向话唠的青少年依旧有点低落,“哈里,我能为你做的好像总是很有限。”

    不只是对哈里,还有许多对他怀有友善亲近态度之人,十八岁的彼得·帕克,总是觉得自己有责任对旁人付出更多回报,但目前来看,这些都十分有限。

    即便在穿上蒙面制服时,彼得·帕克是整个纽约城声名赫赫的蜘蛛侠,但实际上,他现在仅仅还是个青少年,甚至还时常因为书呆子性格而不受欢迎,就连外号也是“微不足道的帕克”。

    清秀少年表现出了一些时常自己想办法努力消化的自卑情绪,他坐在中餐馆里叹气,“就连相识不久的郝乐蒂,也总是很愿意对我提供帮助,但其实我完全算不上是个讨人喜欢的家伙。”

    哈里本来正吃下一颗手打肉丸,彼得这句话让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甚至有点后悔刚刚的贸然提议,对于自幼父母双亡,寄养在伯父伯母家的彼得来说,幸好一向不是自怨自艾的敏感尖锐性格,不然恐怕都会觉得他是在炫耀什么了。

    哈里·奥斯本这位阴郁美少年一向智商超群,但因为过于年轻,又长久在寄宿公学求学,他的情商也就是及格水平线上下,更别指望一位市值两千亿美元工业集团的唯一继承人,能有多擅长安慰他人。

    好在这时,郝乐蒂走过来停在两人身侧,她冲小蜘蛛眨眨眼,“亲爱的,你难道不知道你清秀可爱的长相多讨喜,更重要的是,我可是在做长远投资——”

    “帕克先生,您成绩全优,科学天赋超群,在可预见的未来,当你升入大学将顺理成章加入高水准科学实验室,毕业之后没准会成立自己的帕克工业,不比斯塔克工业差的那种。”

    郝乐蒂语气温和自然,就像是在诉说一段已经发生的事实,小蜘蛛受宠若惊,“您这的如此认为吗?”

    “你不是一向认为我是全世界最具智慧之人?”郝乐蒂抱着手臂看着年轻的帕克先生,“我觉得您将来会成为下一个托尼·斯塔克式的天才精英,最多比他稍微穷一点。”

    小蜘蛛被哄得脑袋发懵,当他多年后被媒体称为“穷一点的托尼·斯塔克”时,依旧会想起在帕萨迪纳这一天,比他年长几岁的天才物理学家,那双充满信任笃定的蓝眼睛。

    不过此时,正处于“少年穷”阶段的帕克先生,距离成为高富帅还有好几年时间,他喝下一碗热骨汤,对哈里·奥斯本说道,“我接下来恐怕每周都要蹭你的免费私人飞机了,我得固定来中餐馆听郝乐蒂夸奖我,她可真擅长给人灌迷汤。”

    哈里·奥斯本漂亮的绿眼睛看向郝乐蒂,亮晶晶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教堂虔诚的做礼拜。

    被美少年如此专注凝视的郝乐蒂,莫名觉得自己有点像传销组织讲师,她清清嗓子,对两人说道,“我回厨房为你们准备点主食和凉茶。”

    厨房灶台上正在蒸着面食花卷,郝乐蒂加了一点椒盐和葱油,味道便越发鲜美,漂亮的螺旋形褶皱随着热气蒸腾,显得润白蓬松,可口极了。

    至于凉茶,则是重油重辣食物的绝佳搭配之一,在口干舌燥之时,清甜凉茶清热去火,而现在虽然是洛杉矶的冬季,但中午气温却达到了二十摄氏度,喝些清热润燥的凉茶,最合适不过。

    郝乐蒂今日准备的凉茶是茅根竹蔗糖水,比起甜脆生津的甘蔗来说,竹蔗更为细瘦,糖分虽然高,但更粗更厚的纤维与外皮显然不适合啃食,榨汁制糖也很是麻烦,但与白茅根一起炖成糖水时,却是极为味美清甜的凉茶。

    除了茅根竹蔗,郝乐蒂还多加了一些雪梨片,增添又一种食物天然自带的甘甜,这比添加精细白砂糖要浑然天成的多,润肺降燥,给咽喉带来恬淡的清凉之感,解渴极了。

    当凉茶在砂锅中煨炖之时,餐厅里又走进一位食客,不过这次是熟面孔——

    雇佣兵韦德·威尔逊一屁股挤到x战警这一桌的长椅座位上,语气傲慢,“看老爹干什么?哥前几天可是才帮你们完成了一项重要任务,现在准备过河拆桥?”

    与死侍称得上非常熟悉的金刚狼罗根,忍着用钢爪将他捅个对穿的冲动,神情凶狠,“x教授已经支付了你可观的雇用费用。”

    韦德·威尔逊将支票掏出来,丢到查尔斯·泽维尔那边,“佣金还给你,我要换成中餐馆预定资格。”

    作为中餐馆重新开张营业的第一餐,今天的午餐预定已经抢手到夸张程度,就连这位一向不择手段的雇佣兵都首轮抢位失败,真是没天理。

    查尔斯正在忙着吃莲藕,连眼神都没分给死侍,“郝乐蒂之前说过,如果有人再在中餐馆搞事,将永远失去订餐资格。”

    韦德·威尔逊坐在硬挤进的长椅上,不知道他现在的行为算不算搞事?难道在被小蜘蛛无情抛弃之后,他还得面临被永久轰出中餐馆的惨痛遭遇?

    美颜盛世的大卫·豪勒吃着香脆可口的豆芽菜,“你最好回到门口去排队等位,我家郝乐蒂生起气来,超级凶。”

    死侍蒙着面罩的眼睛贼贼的朝厨房方向瞄,一分钟后,他终于从长椅上站起来,捂着脸回到排队等候区域。

    围观一切的神盾局指挥官尼克·弗瑞,越发觉得这帮食客都是一帮羊癫疯患者。

    因为试图聘请郝乐蒂加入神盾局一事,让他再次面临在群殴边缘试探的境遇,不过局长显然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错——

    “毁灭博士的危险性超乎寻常,东欧国家拉托维.尼亚在他的改造下已经成为世界强国,而他对宇宙秘闻的不寻常探知,令其甚至有可能达到无所不能的强大地位,正义之师需要郝乐蒂的加入。”

    托尼·斯塔克吃着蘸满料的油豆腐,“诶呀,这可真好吃啊。”

    美国队长更喜欢鹌鹑蛋,“谁说不是呢,可惜吃还不能堵住一些人的嘴。”

    尼克·弗瑞深呼吸平复心情,再接再厉,“不只是毁灭博士,至尊魔法师古一的死敌多玛姆,同样危险到极致,他作为黑暗空间的统治者,拥有难以想象的邪恶力量,黑暗空间甚至有可能吞噬地球。”

    雷神托尔啃着鸡翅,对弟弟说道,“你手上的鲫鱼好吃吗?我看你已经连吃了十串。”

    顶着猫耳发际线的基神没搭理托尔,一边吃鱼,一边幸灾乐祸的对尼克·弗瑞说道,“不只是毁灭博士和多玛姆,星战战略家灭霸也在试图进攻中庭。”

    灭霸本就出生于永恒一族,几乎是宇宙中最强大势力之一,作为近神的宇宙帝王,他掌握着远超地球科技的外星大军,本身更是无所不知的智者,不止如此,洛基还探知到最近灭霸似乎正在试图谋求无限手套。

    洛基咬下一口鲜嫩鱼肉,“不过这跟郝乐蒂有什么关系,她做的鱼可真好吃啊。”

    尼克·弗瑞:我为什么要和这一帮石乐志坐在一起遭这种罪?

    正在这时,郝乐蒂终于端着凉茶和花卷走出厨房,在中餐馆食客们满是艳羡嫉恨的目光下,径直走向两个青少年。

    尚未吃饱的小蜘蛛直接抓起一个花卷,而阴郁美少年则端起凉茶饮下一杯,作为高频率双标获得者,这两位年轻人完美诠释了什么叫“仗着年轻,老子无所畏惧”。

    而站在等候区,穿着一身紧身蒙面制服排长队的危险雇佣兵死侍,面无表情——

    什么几把人生,餐位没有,双标也没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