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rx手机登录: 73.chapter 73

    德拉科身上的白衬衫是典型的英式风格, 极为讲究剪裁,绅士且贵族化,而即便是桌上的红汤锅正热气腾腾,他的衬衫也依旧严谨的扣到了喉咙口,刻板且禁欲,但他说出的话却不是这样, “所以你承认对我始乱终弃了?”

    不得不说,纯血贵族可真是会抓重点,不过郝乐蒂当年什么实质事情也没做, 当然不会认下“指责”, 她依旧端着乌龙茶, 看向铂金贵族在热气蒸腾下没有丝毫汗意的额头,好奇问道,“你是不是用了清洁咒语,为什么一点汗也没有?”

    就连白衬衫也整洁的不像话,加热的红汤翻滚, 有时会向上溅起,却像是一点也不能落在他身上。

    马尔福少爷眼见他的小骗子又准备岔开话题,灰眼睛深沉的看了她一会,最后却没有再继续逼迫,他垂下视线,做她现在希望他做的事——

    品尝这一顿与他往常清淡口味截然不同的中餐。

    与许多地区的麻辣烫不同, 乐山麻辣烫与火锅串串异曲同工, 甚至不少本地商家店名直接就叫做串串香麻辣烫, 而这种简易火锅在底料与高汤的调配比例上堪称绝妙,骨汤熬制的锅底看似红艳刺激,但香味却是最为抢眼的,并不霸道的麻辣味道丝毫不会喧宾夺主,蘸料更是堪称一绝。

    郝乐蒂为德拉科准备了干碟和油碟两份不同蘸料,搭配鲜嫩爽口至极的美食,即便马尔福少爷一向只青睐口感细腻、样式华美的法国菜,也对今日的午餐很是惊艳,口腔内辛辣气芳香带来的灼烧感短暂停留,之后便是满口的奇异浓香,令人意犹未尽。

    铂金贵族好像开启了新世界大门——为什么他现在才尝到郝乐蒂烹制的中餐?这十年他简直是错过了一个亿!不,是错过了十个亿!

    正在纯血巫师忍不住开始沉迷中餐时,餐厅迎来了一位新顾客——他身高中等,样貌不算多出挑,但气质却很是独特,而中餐馆内不少反派知名人士,已经认出这位没少和他们在欧洲抢地盘的犯罪帝王。

    詹姆斯·莫里亚蒂教授。

    莫里亚蒂视线在餐厅内巡视而过,精准的聚焦于身型娇小的中餐馆老板身上,一瞬间,脑袋上顶着椰子壳,被死对头军情六处走狗和手下围观的记忆便窜入他脑海。

    简直了糟透了,他从没如此颜面扫地,在伦敦冬夜寒风下整整五个小时无法动弹,清晨时分重新获得活动自由后,他不但差点被气的脑淤血,还发现自己竟然被冻感冒了!

    而且这个见鬼的福尔摩斯家养女,竟然还说他傻不拉几!

    莫里亚蒂从没在谁手上倒过如此大霉,他恨不得将她倒吊着绑在大本钟上三天,然后再丢进泰晤士河喂鱼。

    但想到昨晚对方令他丧失所有反抗之力的超自然能力,犯罪组织首脑当然知道自己不能轻举妄动,不然下一次他就不是顶椰子壳了,这见鬼的女人估计会用坚硬榴莲将他脑袋砸出窟窿。

    他得徐徐图之,将她诡异的超能力了解透彻后,再着手对付她。

    谁知道还没等他再次找茬,这女人就已经返回帕萨迪纳重开中餐馆,犯罪界拿破仑当然不准备就这样善罢甘休,为了千倍百倍的报复回去,他不但抛下手上正进行的不少犯罪咨询,前来天使之城,甚至还用了隐秘手段获取中餐馆午餐资格。

    此时,他走进这家修缮一新的中餐馆,神情莫测的盯上了郝乐蒂。

    而郝乐蒂正坐在马尔福少爷对面,看着他一边意犹未尽的吃着牛肉,一边又因为不太能吃辣而猛灌茶水,“我去给你拿一罐椰汁,清甜味道更容易解辣。”

    乳制品一般能迅速缓解并驱散辣味,但牛奶和酸奶都很容易带来饱足感与奶腥味,与之相比,满是纯正天然清甜,又百喝不腻的椰汁,通常是郝乐蒂的最佳选择。

    德拉科放下筷子,漂亮的灰眼睛眼巴巴看着她,郝乐蒂忽然很想伸手揉揉他的金发,说一句“小龙好乖”,不知道小少爷是会恼羞成怒还是什么反应。

    不过郝乐蒂只是想了想,并未付诸实践,她走向吧台,没有选择去花费长时间现榨一杯椰汁,而是直接从冷柜里取出两罐不久前才从华人超市购回的椰树椰汁。

    除了现榨之外,这几乎是郝乐蒂喝过的最佳椰汁,纯天然清香来自于它使用的新鲜椰子原料,更不含大多数饮料都难以剔除的香精色素与防腐剂,而郝乐蒂喜欢它的最主要原因十分简单粗暴——没有其他罐装椰汁饮料比它更好喝。

    虽然它的包装设计风格与产品营销十分魔幻。

    郝乐蒂将一罐椰树椰汁放在德拉科手边,但并没有将自己手上的椰汁打开,而是看向中餐馆里明显不怀好意的新客人,朝他扬了扬印着椰子壳的饮料罐,笑的别提多甜。

    犯罪界拿破仑看着她手上包装清奇的椰汁,心态有点崩——她这是在挑衅?恶趣味的取笑他?

    中餐馆里红汤热气袅袅,满是扑鼻的麻辣香气,感冒中的莫里亚蒂教授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他怀疑自己可能有一天真的会死于脑淤血,被气的。

    犯罪帝王竭力不使自己表现出气急败坏,他甚至还优雅得体的在预定座位上坐下,并准备点菜用餐,比起缺失良心与道德的反社会人格患者,他现在看上去简直像是最佳绅士典范。

    郝乐蒂挑眉,这位犯罪专家还真是能屈能伸。

    她懒洋洋的收回视线,却发现那位神盾局指挥官正离开复联的专属餐桌,朝她走来,他神情严肃,像是准备讨论什么拯救世界的大事一样。

    郝乐蒂的预感非常准确,因为这位尼克·弗瑞局长,竟然是看中她在对付魔多客时表现出的能力,试图邀请她加入神盾局。

    这位老谋深算的强势领袖是和她抢店员抢上瘾了?现在准备直接将她也一起打包聘用?

    尼克·弗瑞很擅长说服他人,“虽然与军方激进势力勾结的魔多客,已经被判处终身监.禁,但越发动荡的安全局势并不能因此缓解,比如那位再次试图掀起强权争霸的毁灭博士。”

    与多次实力强到逆天的东欧独.裁者相比,魔多客与罗斯、史崔克的邪恶结盟,都能称得上是小打小闹,而尼克·弗瑞在两次见证郝乐蒂堪称神迹的超能力之后,当然会升起旺盛的招募之心。

    虽然郝乐蒂有时候有点没心没肺,但面对重大危机之时,她当然不会袖手旁观,但比起隶属于美国政府的神盾局,郝乐蒂认为另一种模式的秘密组织更适合自己,比如x教授查尔斯·泽维尔近日有意组建的光照会。

    与复仇者联盟、正义联盟、x战警、神奇四侠这类超级英雄组织不同,查尔斯意图招募地球上最聪明且最有势力的超级英雄,例如神奇四侠领袖神奇先生与钢铁侠托尼·斯塔克。

    查尔斯早有意向对郝乐蒂抛出橄榄枝,但做为一个已经将一生奉献于维护世界和平的正派领袖,他有些不忍郝乐蒂过早承受“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重担。

    超级英雄通常都没什么好结局,不是奋战牺牲陨落,便是众叛亲离堕入黑暗,能够求仁得仁死得其所,几乎已经算是最完美落幕。

    而郝乐蒂当然不会放任她的食客们落得如此结局,所有试图破坏中餐馆饭友相亲相爱的家伙,就等着倒大霉吧,来一个怼一个,来两个跪一双。

    不过面对依旧喋喋不休,试图劝诱她加入神盾局跑腿卖命的尼克·弗瑞,郝乐蒂可懒得对他表决心,她看上去懒散又不配合,“尼克·弗瑞局长,你说的非常好,但对抗毁灭博士关我什么事,他不是神奇四侠的死敌吗?而我只是个平凡的中餐馆厨子。”

    平凡的?中餐馆厨子?

    这是人话吗?

    面对一点合作意思也没有的郝乐蒂,尼克·弗瑞还没来得及再次出言劝服,便发现中餐馆食客们全都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眼神中简直是刀光剑影,大有如果他敢挖墙脚将中餐馆老板骗去神盾局工作,就是与所有超英反派为敌的意思。

    中餐馆食客:是你尼克·弗瑞又飘了,还是觉得我们都拿不动刀了?

    为了神盾局招进新鲜血液操碎心的尼克·弗瑞:这些超英反派组织都是一帮什么见鬼的玩意?

    而郝乐蒂完全无视被组团针对的神盾局指挥官,从座位上起身,准备送吃完午餐的马尔福少爷离开此地。

    虽然德拉科的幻影移形已经用的炉火纯青,但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还是难免会有点诡异,于是郝乐蒂将他带到无人的后门走廊,“念你的咒语离开吧。”

    并不宽敞的走廊内,德拉科·马尔福长身玉立,在她身上投下一些阴影,郝乐蒂怀疑他又使用了清洁咒语,明明刚吃完味道浓烈的午餐,他身上不但没有染上烟火气,竟然还有种冷淡的松木香。

    纯血巫师并未径直离开,他目光深沉,“你准备继续躲避我?”

    郝乐蒂眉心微不可查的皱起一些,看向德拉科时,无法做到完全的坦荡。

    因为她在十几岁时确实曾经对他动心,即使他完全不该是她选择的类型,因为不应该,十年前心智尚未成熟的郝乐蒂,最终选择无视她的真实情感。

    而现在,距离她将恋童癖养父告上法庭,仅仅是过去了一个月而已,她一向知道何为正确,但童年阴影的如形随形,并不是主观了解,便能因此完全剥离的。

    至少在现在,郝乐蒂还不确信她能维持一段健康向上的感情关系,而不是因为她的过往经历,甚至是她有可能遗传到的精神病症,给对方带来重重压力。

    她需要时间调节,需要自我论断,在这之前,爱情对她而言是个不可碰触的危险因素。

    或者该说麦考夫·福尔摩斯先生对她的教导十分成功——

    “感情用事是失败者的生理缺陷,爱是不良因素,更是种危险的劣势。”

    德拉科注视着她,眼中的冰色像是破碎了,也仿佛更尖锐,“我控告您无视爱情,一味逃避,唯唯诺诺。”

    他年少时读法国作家弗朗索瓦·萨冈的《你喜欢勃拉姆斯吗》时,难以理解人至中年的女主人公宝珥,为何拒绝年轻完美的求爱者,而重新回到时常与其他女人鬼滚的同居男友身边。

    德拉科当然不会将自己比作书中堪称完美的求爱者,他当年傲慢无礼的混蛋样,可比不上书中那位求爱者的体贴珍爱,但郝乐蒂拒绝他的原因,德拉科在漫长时间中摸清了一些相似脉络——因为那太过冒险。

    中年女人宝珥与浪荡的同居男友在一起是理所应当,年轻完美的求爱者对她来说太过冒险了,这不符合她从前的人生规划,危险且无法预测。

    而乖张狡猾、野心勃勃,与正派温柔丝毫不沾边的他,对郝乐蒂而言,丝毫不符合她定下的严谨交友规范,他是像颗硌手砂砾一样的存在,有可能使她的生活充满不稳定。

    她需要回归严谨克制,而他是被剔除的不良因素。

    郝乐蒂同样读过弗朗索瓦·萨冈,她看着德拉科,声音温和,“你要诅咒我终身孤寂吗?”

    这似乎是她应得的——

    我控告您无视爱情

    一味逃避唯唯诺诺

    我判处您终身孤寂

    “不,”德拉科倾身,薄唇碰上郝乐蒂的额头,珍重而古典,“不,无论如何,我惟愿你远离孤寂。”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