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app: 70.chapter 70

    郝乐蒂睡醒一觉时,时钟已经快要指到最大数字, 但窗外的伦敦城依旧没有照耀进明媚光线, 雾蒙蒙的,显得始建于维多利亚时代的贝克街越发古典深沉, 仿佛氤氲在一片迷雾之中。

    也许是昨晚吃了不少食物,或者因为刚刚醒来,郝乐蒂此时没有一点饥饿感。

    夏洛克端给她一杯温热红茶, 向郝乐蒂透露自己在她睡得香甜的这几个小时里, 查出的细枝末节,“这起连环杀人案件确实与毁灭博士脱不了干系,四位死者在白厅身居要职, 曾经在公开场合对东欧国家拉托维.尼亚表现出对立政治立场, 并向联合国提案制裁拉托维.尼亚意图向外扩张霸权的行为,而根据白厅街的监控视频显示,这四个倒霉蛋全都是骤然暴毙, 横尸街头,没有任何他杀线索留下,药理分析也表现正常, 无中.毒迹象。”

    郝乐蒂端着茶杯饮下热茶,却似乎依旧没有钻出被窝的意思,“你认为是毁灭博士用了魔法?”

    毁灭博士维克托·冯·杜姆本人并没有任何超能力,但他母亲是个吉普赛女巫, 这让他在科技天赋之外, 同时自学成才成为了令整个欧洲魔法界侧目的强大魔法师。

    近年来, 欧洲魔法界与人类政府关系越发密切,但毁灭博士无疑是个例外,他并没有就读过任何一所魔法学校,但所掌握的魔法却不逊色于欧洲三大魔法学校的优秀毕业生。

    令其实力更为强悍的,是由于他精通各种高科技技术,比起依旧难免有些看不起人类社会的欧洲魔法界,毁灭博士将魔法与科技结合到了堪称恐怖的水准。

    夏洛克看着用被子将自己裹成蛋糕卷的郝乐蒂,“你似乎认识几个毕业于霍格沃茨的成年巫师。”

    郝乐蒂挑眉,语气淡然,“我从前搞不懂自己是什么玩意,巫师曾是我的怀疑目标之一,所以在十几岁时有意接近过几个年轻巫师。”

    欧洲三大魔法学校中,只有霍格沃茨在英国本土,不少巫师甚至就住在伦敦城内,有当时就已经身居高位的麦考夫·福尔摩斯在,她顺利获邀参加了几场麻瓜政府与魔法部举办的联合舞会,知晓一些魔法界相关内幕,甚至设法与几个巫师相识当然算不上什么难事。

    但作为一个纯麻瓜,郝乐蒂与那几位年长她三岁的年轻巫师相处时,无疑算不上多和谐顺利,尤其其中还包括一位傲慢的纯血巫师。

    想到那位纯血巫师,郝乐蒂莫名的有点脑仁疼,她抱着红茶连饮几口,夏洛克看着像小松鼠抱坚果一样的瘦小姑娘,眉心微微皱起,“所以你为此交了一个巫师初恋男友?这算感情骗子吗?”

    夏洛克可还记得那个因为郝乐蒂躲避不见,竟然直接找到福尔摩斯家的年轻巫师,对方为人狡猾又冷酷,当时却难掩一派因感情失利的落寞神情,而郝乐蒂则表现的很是无辜,强调自己与对方并没有不同寻常的交往。

    郝乐蒂仰着小脸看着侦探先生,反驳道,“我和他相处时他全程傲慢骄横,我甚至觉得自己和这位先生连朋友都算不上,哪有如此诡异的情人关系?但我确实该负担部分责任,比如不该为了解巫师群体而有意接近对方。”

    显而易见,感情骗子这个指责郝乐蒂是绝对不认的,她在人际交往中别提故意表现暧昧,就连身体接触也是能免则免,更何况对方还是个一向看不起麻瓜的纯血巫师,她从未想过他会对她怀有好感,正常人表达爱意谁会一脸高傲刻薄的嫌弃你是个麻瓜?这不是有病吗?

    凭着夏洛克对郝乐蒂的了解,他无疑十分相信她的说法,那位纯血巫师虽然高大英俊长相出众,但其咄咄逼人的坏男孩气质,却并不是能让当年的郝乐蒂放下戒备的类型,她一向更容易对温柔之人生出好感。

    至于对那位感情失利的巫师,夏洛克·福尔摩斯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同情心,反正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十年。

    正在这时,夏洛克的黑莓手机响起,致电人则是那位“发福蛋糕精”。

    “夏洛克,虽然你和郝乐蒂昨晚再次任性妄为,但还真是给军情六处送了一份大礼。”麦考夫又看了几眼手下今早传来的照片,觉得杯中的锡兰红茶都香醇了不少。

    ——清晨有些昏暗的光线下,一身休闲西装的莫里亚蒂教授脑袋上顶着一个椰子壳,脸色很是苍白,不知是冻得还是气的。

    郝乐蒂听闻人形大英政府致电后,当即便试图钻出被窝爬下床,收拾好东西动身返回洛杉矶。

    结果却听见夏洛克按下扩音键的黑莓手机里,传出她的名字,“郝乐蒂,你需要带着夏洛克去见见你的巫师朋友,既然我们的咨询侦探坚持插手此案,那就请就代替我出外勤吧。”

    如果白厅街连环杀人案件的作案手法确实是魔法,那作为负责人,麦考夫当然需要魔法界人士提供适当专业支持,而郝乐蒂从前结识的那几位年轻巫师,目前已经成为英国魔法界的新生代大人物。

    但郝乐蒂显然不准备插手这件事,“您作为英国政府实质上的头号人物,要求魔法界提供技术支持只是一句话的事,完全没必要由我出面。”

    电话那边的麦考夫像是正在慢条斯理的吃着小蛋糕,“傲慢的巫师们一向最擅长阳奉阴违,我需要最精准正确的信息,而不是敷衍草率。”

    郝乐蒂已经将自己的手机装进背包里,准备溜之大吉,“真是不巧,几个小时后我的中餐馆需要为食客提供午餐,我时间紧急。”

    “目前是伦敦中午时分,八个小时后天使之城才进入午餐时段,而你的黑鸟侦察机整个航程时长仅需要三小时,你有漫长的五个小时帮我跑腿,而英国魔法部恰巧就坐落于伦敦城内。”

    显而易见,麦考夫·福尔摩斯准备为自己连输四圈的麻将之夜报仇雪恨,正致力于找郝乐蒂麻烦。

    而郝乐蒂当然也没那么好说服,“但非常不巧的是,我就职于英国魔法部的朋友哈利和赫敏昨日便已经前往瑞士,出席联合国魔法部常委会,一周后才能返回伦敦。”

    哈利·波特与赫敏·格兰杰正是她在未满十五岁时结识的两位年轻巫师,而郝乐蒂当初之所以选择这两人接近,除了因为那时快要毕业的哈利和赫敏已经名声不小外,主要是由于这两位巫师出身麻瓜界,并不像大多数巫师一般傲慢排外。

    而今年已满二十八岁的哈利和赫敏,目前已经成长为英国魔法部的中坚力量,影响力越发深远。

    “真是运气不佳,”电话那一边的大英政府似乎正在酝酿笑意,“但好在你的前男友近日正在伦敦近郊的私人庄园休假。”

    “我没有前男友,”郝乐蒂坚决不承认自己疑似感情骗子的黑历史,语气威胁,“麦考夫·福尔摩斯,你别太过分?”

    大英政府声音和煦,“霍莉,人生如此复杂,你不能因为曾经欺骗他人感情就恼羞成怒。”

    郝乐蒂一字一顿,“我、没、有、欺、骗、他、人、感、情。”

    她当时刚满十五岁,因为幼时与常人不同的经历,她对男女之事极为冷淡,而对方所谓的示好求爱更是别扭又非典型,不是讽刺就是试图欺负,比起所谓的少年爱意,郝乐蒂一直认为对方非常厌恶她这个纯麻瓜。

    “那你担心什么?”麦考夫语气别提多和蔼,“这位英国魔法界的年轻权贵至今依旧是个黄金单身汉,这在纯血巫师中可不多见,魔法界一致认为他是因为在少年时期受过感情挫折,才会如此,你作为十年前就相识的老朋友,难道不该劝慰几句吗?”

    郝乐蒂非常想回答一句“关我什么事”,但她想到十年前对方等在福尔摩斯家花园外时,在夜色中苍白至极的面容,竟然会有点没底气。

    总而言之,最后她还是与夏洛克坐上了开往伦敦近郊的军情六处专车,而泽维尔家的黑鸟战机将直接等候在附近由麦考夫提供的停机坪,等郝乐蒂结束这一段涉及魔法事件的谈话后,将直接返程洛杉矶帕萨迪纳。

    ————————————————

    这一座纯血统家族宅邸极为华贵,精心设计的花园内,甚至有白色孔雀在优雅漫步,锻铁门缠绕着古典而神秘的花纹,从中经过时,仿佛有穿过烟雾之感。

    眼前是一座结合中世纪与文艺复兴前期风格的哥特式建筑,闭合的房门从里被推开,钻出来一个举着银质托盘的家养小精灵,他蝙蝠一样的耳朵扬起,语气恭维又兴奋,“是郝乐蒂小姐!您还记得波比吗?十年前您送给主人雪利酒乳脂松糕时,就是我帮您端上银匙的!”

    乳脂松糕是英国非常受欢迎的冷布丁,水果、奶油、甜酒层层重叠而上,色彩曼丽诱人,装在玻璃器皿里华丽且讨人喜欢。

    而波比甚至没等郝乐蒂回答,就为眼前的姑娘推开厚重房门,将室内奢华典雅至极的内饰展现在她眼前,巨大的水晶吊灯闪烁微光,仿佛与大理石壁炉火光辉映,郝乐蒂向前迈进走入,脚下地砖甚至都几乎全部被昂贵地毯覆盖。

    不是说魔法界日渐衰微吗?这位纯血巫师怎么依旧如此财大气粗?

    家养小精灵波比看上去很活泼,他一边带领着郝乐蒂与咨询侦探走向主人所在的起居室,一边像是对待尊贵帝王一样的询问着,“郝乐蒂小姐,下午茶您需要什么?伯爵茶搭配乳脂松糕可以吗?主人这些年里越发喜爱这款甜品,尤其是雪利酒的,您一定也会喜欢——”

    “波比——”英音动听而严厉,当即便令家养小精灵闭口不言。

    郝乐蒂向声音方向看去,哥特式扇形窗前,立着一位高挑而消瘦的男士,他肤色依旧苍白,英俊面容随着权势日益高涨越发威势逼人,但耀眼的铂金色短发却并未因年岁增长而黯淡,而那双染着冰色的灰蓝眼睛,一如既往的冷酷。

    满二十八岁的男人已经完全褪去青涩,又尚未成熟至圆滑世故程度,此时的他,是如此典型的,傲慢而狠毒的斯莱特林。

    德拉科·马尔福看向娇小姑娘的眼神,简直像是随时能对她说出一段不可饶恕咒,“你作为一个欺瞒感情的骗子,竟然有胆量再次出现在我面前。”

    接连被污蔑的郝乐蒂立即反驳,白嫩小脸上全是不认可,“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胡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