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官方网站: 69.chapter 69

    莫里亚蒂看着亚裔姑娘白嫩的小脸和她手上的椰子壳, 完全不想承认他被这位不按牌理出牌的小侦探“震惊”到了, 他甚至有点想将她关进打着蝴蝶结的玻璃房,为他了无生趣的世界带来糖果一样的消遣。

    郝乐蒂看着这位周身充满戏剧感, 眼中情绪变换莫测的犯罪组织首脑,作为整个欧洲地下势力的犯罪帝王,伦敦城有几乎一半的案子都与他脱不了干系,但他却从未失手, 更别说留下任何足以被逮捕的线索。

    夏洛克·福尔摩斯的英制勃朗宁依旧对准莫里亚蒂, 这似乎令他有点不满意,毕竟这让他看起来像是处于劣势一样。

    莫里亚蒂双手插在裤兜里看向咨询侦探, 目光中杀机四伏,“我只是想和你的合伙人聊聊天,你却一定要拉栓上膛威胁我——”

    他形状圆而大的棕色眼睛里遍布黑暗与空洞感,手掌在空中轻轻划过,瞬间, 有超过十束红外线瞄准器红光对准夏洛克与郝乐蒂。

    莫里亚蒂竟然露出一个堪称乖巧的笑, “乖一点,现在可是正有十位欧洲最顶尖刺.客瞄准你们。”

    但郝乐蒂却像是完全不受瞄准她心脏位置的红光影响,她吃下最后一口椰子冻,似乎觉得有些渴, 竟然又从随身小包里掏出一杯温暖的焦糖仙草奶茶。

    一月的伦敦无疑称得上寒冷, 而温暖香滑的奶茶, 在冬夜中飘着袅袅热气, 连空气中也开始满溢奶茶特有的醇香。

    焦糖香而甜, 仙草冻弹牙又滑嫩,与香气宜人的奶茶搭配在一起时,简直是深夜放毒。

    莫里亚蒂简直想不明白这姑娘在想些什么,大半夜上命案现场郊游来啦?

    更过分的是,她竟然还满足的打了个奶嗝儿。

    寒风阵阵的伦敦冬夜里,莫里亚蒂与他埋伏在四周的手下,忍着打颤的寒冷气温,开始怀疑人生——他们今晚到底为什么要出现在白厅街,眼睁睁目睹深夜放毒现场吃播?

    莫里亚蒂试图与夏洛克·福尔摩斯为敌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而他眼线遍布大不列颠,就连苏格兰场也有几位探员为他所驱使,因此他几乎是第一时间知晓了今晚在白厅街发生的案件交接,以他对这位咨询侦探的了解,他绝不会善罢甘休,愿意抛开这案子就此不管。

    因此莫里亚蒂才会出现在此处,准备给福尔摩斯制造些小麻烦,谁知道咨询侦探的合伙人行事如此不合常理,先是诡异的威胁他,现在又把他当成三流摆设一样晾在一边。

    莫里亚蒂显然不喜欢受到无视,他享受于万众瞩目作恶的快感,他蹙起眉语气低沉,“你怀里的甜品难道比自己的小命还重要?”

    郝乐蒂不乐意的看他一眼,似乎懒得搭理他,接着再次无视步.枪的瞄准红光,跳下座椅来到夏洛克·福尔摩斯身边,她娇小的身影完全躲到了咨询侦探身后,在莫里亚蒂的角度看,只能看见她露出的侧脸,“夏利,我要回贝克街,我有点困了。”

    欧洛斯的生日晚餐,再加上一大份椰子冻,甚至还有半杯温暖的焦糖奶茶,难免让她有些食困,进餐后血液大量供给消化道,脑供血不足,困意来的很是正常。

    郝乐蒂用手指捏住夏洛克的西装衣袖,黑色布料与白皙手指对比强烈,咨询侦探握枪的姿势显出强大气场,并不夸张却线条漂亮的肌肉紧绷且充满男性魅力,西装衣摆荡在身侧,显得腰侧劲瘦有力。

    夏洛克身高超过六英尺,站在郝乐蒂身前时,是完全的保护者姿态,不止如此,他还无视那些瞄准他的刺.客,皱眉教导起郝乐蒂来,“你不能总是吃饱就上床睡觉,睡眠中机体组织器官代谢缓慢,不但易导致消化不良,无法吸收蛋白质,甚至将对肝肾与大脑形成负担与毒性刺激。”

    每天用泥土一样的黑咖啡当三餐,时常连觉都不睡的侦探先生,说的这一套一套的还真的唬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养生专家。

    而仗着宇宙最高位格宿主身份,拥有超强自愈能力,已经能无视机体所有伤害的郝乐蒂,很是有点任性妄为,呲着小白牙威胁他,“但我就是困了。”

    夏洛克与她对视,眉心皱起,显得很是无情,但最终还是败下阵来,“你可真是个麻烦精。”

    全程被无视的犯罪界拿破仑:excuse me?当我死啦?

    莫里亚蒂向两人逼近,他脚步很有节奏,仿佛随时能随着乐曲翩翩起舞一样,他正要开口说出最擅长的恐怖威胁,却被郝乐蒂口袋里忽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

    郝乐蒂拿出移动电话,来电显示为她的室友史蒂文·罗杰斯,她按下接听键,打了个哈欠,“甜心——”

    八小时时差,此时正是洛杉矶的晚餐时间,而电话那边的史蒂文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人将电话抢走,还被直接按下了免提扩音。

    郝乐蒂听见美国首富的声音,“宝贝儿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中餐馆已经全部整修好,新桌椅和从前的一模一样,是我专门让人用专机送来的。”

    他旁边的韦恩老爷插话,“难道不是我提供的货源?”

    两人似乎很快就被推开,是美艳的大美人哈莉奎茵,“亲爱的,难道你就不想你可爱的小神经病吗?”

    郝乐蒂还没回答,电话那一边又换了发言者,这一次是九头蛇与兄弟会领袖,“郝乐蒂,魔多客与罗斯将军、威廉·史崔克将赔偿全副身家,作为你的精神损失费,这能让你心情好点吗?不如中餐馆明天开始如期营业?”

    随着这句问话,围坐在中餐馆的一众食客们屏息凝神,期待着饭店老板的回答。

    而不但被关押审判,还被正反派多方势力施压,连积攒多年的家产也保不住的魔多客、罗斯与史崔克,面对中餐馆黑恶势力,只觉得自己当初是脑子里进了海水,才会去招惹那位中餐馆老板。

    伦敦白厅街上,郝乐蒂又打了个哈欠,“我睡醒后将飞回天使之城,顺利的话明天中午中餐馆开始营业。”

    帕萨迪纳一众嗷嗷待哺的食客们就差击掌欢呼了,“那你赶快上床睡觉——”

    毕竟睡得早才能起得早,这可事关明天中餐馆能不能照常营业。

    郝乐蒂看向距离她仅仅几步之遥的莫里亚蒂,“但现在有人找了十位欧洲顶尖刺.客开枪瞄准我,他在耽误我的睡眠时间。”

    “什么?开枪瞄准?又是谁在搞事?”中餐馆食客声线立刻提高。

    郝乐蒂语气无辜,“被称为犯罪界拿破仑的詹姆斯·莫里亚蒂教授。”

    莫里亚蒂难以置信的看着她——这个侦探所合伙人为什么总是不按套路出牌?先是威胁他,接着冷漠无视,现在又开始告黑状?

    他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位中餐馆老板的著名食客们,虽然实力不足以压制他,但联合起来找麻烦的话,似乎也够让他焦头烂额几天。

    “别担心,我能处理这些小问题。”郝乐蒂结束与中餐馆饭友的通话,重新看向犯罪首脑,她因为困倦有些没耐心,“如果你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倒大霉,最好离爸爸远点。”

    莫里亚蒂面对稚嫩又傲慢的亚裔姑娘,正要反驳他才是英国地下势力的爸爸,却赫然发现自己被一股强大势力操控,不但身体无法动弹,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而郝乐蒂在用精神力控制住莫里亚蒂和他埋伏在附近的手下后,重新看向咨询侦探,“快带我回贝克街221b,我需要大床和温暖被窝。”

    于是夏洛克连出手将对手痛殴一顿的机会都没有,就眼睁睁看着刚刚还无比嚣张的犯罪专家被郝乐蒂搞定,像是石头一样戳在原地,“你可真是越发简单粗暴。”

    郝乐蒂不乐意的哼哼,“我困——”

    “我背你回去。”咨询侦探这时候简直好说话的不像样,如果让苏格兰场探员看见,估计能惊掉下巴。

    而郝乐蒂并没有直接跳上他宽阔有力的背,而是拎着椰子壳走向莫里亚蒂,莫里亚蒂虽然身体无法动弹,但依旧神志清醒,他竟然看见这个娇小姑娘拿着椰子壳在他脑袋旁边比划,似乎在研究用多大力气能敲破。

    莫里亚蒂漂亮的蜜糖色眼睛瞪圆,郝乐蒂与他对视,竟然将手上的椰子壳扣在了他脑袋上,她笑的别提有多甜,说话时红唇一张一合,露出漂亮的小白牙,“傻不拉几的犯罪帝王。”

    莫里亚蒂:我?顶尖天赋数学家?犯罪界拿破仑?欧洲反派组织首脑?划时代的犯罪天才?傻不拉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