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app下载: 68.chapter 68

    被英国政府视作恶魔的欧洛斯·福尔摩斯, 此次的越狱之旅全程只有五个小时,四圈三家打一家“劫富济贫”的麻将博弈结束后,便准备动身返回谢林福特孤岛。

    军情六处的直升机已经等在福尔摩斯家门外,麦考夫迎视夏洛克与郝乐蒂完全称不上友善的目光, “欧洛斯一个月内越狱三次,这是个危险频率。”

    三次越狱分别为郝乐蒂生日,共度元旦,以及欧洛斯的生辰晚餐, 而这凑巧发生在十二月中旬至一月中旬的这一个月之中, 频繁到肆无忌惮。

    麦考夫·福尔摩斯是英国政府最重要之人不假,但这不代表他能为所欲为,实际上,他的政敌遍布欧洲, 英国内阁中也不乏意图将他从高位之上掀翻的宵小之徒,而在某种程度上,高功能反社会的妹妹欧洛斯,正是他政途之上的活靶子。

    当然, 麦考夫可以选择牺牲自身权益, 并且无视欧洛斯的危险性,坚持不将妹妹送回谢林福特关押。

    如果他是个亲情至上的好兄长的话。

    可惜他并不是, 他超乎常人的操控欲与责任心, 令他认为聪明绝顶但精神状态混乱, 极容易耽于反面极端的欧洛斯, 生活在那座堡垒监狱才是最佳选择。

    这与他本身亲情淡漠无关, 与欧洛斯自幼便成为他的心理阴影无关,这只是他作为一个无所不至控制大不列颠的政府官员,做出的最正确决定。

    而夏洛克与郝乐蒂深知他为何如此选择,欧洛斯当然也并不觉得麦考夫的“大义灭亲”有什么错误,他们只不过是觉得——

    刚才打麻将时,就应该让这位中年发福男士多点几次炮,输成穷光蛋!

    几人都不准备去叫醒老福尔摩斯夫妇,告知他们小女儿将再次被带走关押,为什么要去打扰他们今晚的美梦呢?养育这三个智商超群的孩子,想必早已经让这对夫妻的人生充满疲惫与无奈。

    郝乐蒂回到厨房,从冰箱里抱出一个椰子冻递给欧洛斯,“可以在直升机上吃,如果你想顺便越狱的话,就用椰子壳敲破军情六处特工的头。”

    麦考夫当即瞪她一眼,“军情六处的工伤费用你出吗?”

    郝乐蒂冲他做鬼脸,“吝啬鬼特务头子,看来你的全副身家都用来买小蛋糕啦!”

    欧洛斯被郝乐蒂逗笑,她手上的咖啡色椰子壳圆滚滚的,揭开盖子能看见内里嫩滑的椰奶冻,奶香清新扑鼻,撒上一些黄金椰粒后更是诱人,令人忍不住想要大快朵颐。

    “大魔王”东风抱着这份甜品乘上直升机时,心情看上去似乎很不错,她拒绝了夏洛克与郝乐蒂想要亲自将她送回孤岛的提议,“霍莉在的话,我没准会真的选择越狱,和她逃之夭夭。”

    夏洛克面对无视早已习惯,当你家里又多了一个小女孩后,你会发现本来对你青眼有加的妹妹,从此完全将你看成想要和她抢妹妹的愚钝小卷毛。

    its so sad,不过怎么也比连输了四圈麻将的大英政府要强一点。

    在外以无所不至操控整个英国政府,在家中却处于食物链最低端的麦考夫·福尔摩斯,目睹直升机起飞后,便看向剩下的两个搞事精,“再次强调,别试图插手白厅街的连环杀人案。”

    咨询侦探和他的前合伙人一脸莫名,语带嫌弃,“你可真是越发啰嗦,这是男性更年期的特有表现吗?”

    麦考夫面对挑衅神情不变,“如果你俩任性妄为,将被丢去东欧亲自完成卧底任务。”

    他指的东欧卧底任务,当然正是毁灭博士独.裁统治的拉托维.尼亚国,那位称霸一方的反派人士,可谓是将魔法与科技完美结合,并曾染指过诸多宇宙强大力量,实力强悍到逆天。

    寻常人与他对上,别说丢掉小命,连骨头都得被碾碎成渣。

    而郝乐蒂想到这位博士追寻宇宙奥秘的旺盛好奇心,觉得她就算是不主动招惹,没准有一天都可能因为她身上寄存的力量被盯上,她和守着宝藏的三岁小孩,命运基本上算是异曲同工。

    随着欧洛斯的离开,凌晨时分,麦考夫与夏洛克也准备返回各自公寓,而郝乐蒂则被侦探先生半绑半抱的拖来了贝克街221b.

    这栋公寓与几个月前相差无几,一如既往的杂乱,只有墙壁上的弹痕又增加了不少。

    郝乐蒂坐在黑色柯布西耶单人沙发上,怀里始终抱着一个海南椰子冻,还没来得及吃上一口,就被夏洛克抢走放在一边的矮桌上。

    “你不觉得热血沸腾吗?”夏洛克烟嗓低沉,双手撑在郝乐蒂的单人椅两侧,他身体逼近,那双爱鄙视人调调的绿眼睛专注极了,“我们该立刻动身前往白厅街,军情六处并未守卫戒严。”

    “我不——”郝乐蒂尝试从他的臂弯里钻出去,伸长手臂捞她的椰子冻。

    夏洛克用了一点力气就将她掀翻,令她又靠在了沙发椅背上,“你难道真准备听从发福蛋糕精的叮嘱?”

    麦考夫·发福蛋糕精·福尔摩斯,此时已经回到他位于林荫路十号的私人领地,这处距离白金汉宫与唐宁街只有数分钟路程的三层建筑,在深夜里空旷无人,二楼办公区里,无数仿造自然光的方形光斑投射进昏暗办公室,而办公室的主人莫名打了个喷嚏。

    贝克街221b里,郝乐蒂看着咨询侦探,声线提高了一些,“把我的椰子冻还给我。”

    她白嫩的小脸上全是不满意,蓝眼睛因为恼火湿漉漉的,睫毛都感觉沉甸甸。

    夏洛克注视着奶凶奶凶的小姑娘,为了不再惹怒她,才艰难忍住了想摸摸她头顶的冲动,他清清嗓子,将椰子冻重新放回她怀里,“这可是令人振奋的连环杀人案件,没理由再坐在家里。”

    郝乐蒂舀起一勺甜美香滑、入口即化的椰子冻放进嘴里,漂亮的蓝眼睛盯着侦探先生,红唇不乐意的嘟起,“夏利,你真任性。”

    “但你依旧是我的合伙人。”夏洛克的公学标准音本就抑扬顿挫,加上性感的低音炮,简直堪称人间杀器。

    而郝乐蒂却指出他的错误,“是前合伙人。”

    “我可没同意你退出侦探所。”年轻的福尔摩斯先生长着炫目颧骨,极具男性魅力的狮子鼻仿佛天生就是傲慢王者。

    郝乐蒂虽然对这起涉及东欧势力的连环杀人案件兴趣不大,但她想到咨询侦探今晚在厨房帮忙时的尽心尽力,就有点不太放心脑子不太好使的夏利独自外出了。

    而夏洛克眼见郝乐蒂态度软化,直接将小姑娘打包带出贝克街,动身前往白厅。

    这过程中,郝乐蒂依旧没放下怀里的古朴椰子壳,这一大份椰子冻可不容易吃光,更不用说还有浓香甘醇的椰肉。

    于是当两人抵达白厅街时,夏洛克不但要敏锐的探查四周线索,还得分心抓着娇小姑娘的手腕,防止她吃得太专心离开他的视线。

    这哪里是侦探所合伙人,保姆还差不多。

    此时,夏洛克已经巡视到第三起杀人案件的案发现场,正巧街边有一座木质座椅,夏洛克在郝乐蒂坐稳后,才蹲身靠近地面更详细观测,不只是他如同伽马射线一样的视觉探查力,他甚至曾经通过信纸气味分辨出凶手,更能嗅出数百种汽车留下的轮胎皮革味。

    而郝乐蒂坐在街边座椅上,终于要将怀里的椰子冻吃光时,她听闻身后左侧的巷道内传来脚步声,轻盈而有节奏性。

    夏洛克当即朝郝乐蒂奔来,他速度很快,却丝毫不显狼狈,依旧如同优雅绅士,而他腰间的英制勃朗宁也已经对准黑暗巷道中现出身影的男士。

    这里是杀人案现场,而且对方就在郝乐蒂身后,侦探的反应无疑在情理之中。

    郝乐蒂侧身,看清来人——

    他穿着一身休闲西装,修身的款式,身型并不高大,衣着也算不上考究,白色衬衫甚至是可爱的小圆领,领结打的中规中矩。

    不只是装扮,就连长相也称不上出挑,深棕色短发在夜色中越发黑,肤色却苍白,额头宽阔,令面容显得有些孩子气。

    唯一独特的,是他难以形容的气质,这张脸明明该是乖巧无害的,但他眼中摄人的神采,却仿佛是头戴王冠的君主,这世上所有一切都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上。

    “瞧瞧,两位侦探。”他有些爱尔兰口音,嗓音轻柔,竟有着靡丽蛊惑之感。

    夏洛克的英制勃朗宁显然没有移开的意思,他已经认出来人,“詹姆斯·莫里亚蒂,伦敦犯罪帝王。”

    莫里亚蒂故意夸张表现出被认出的惊讶,却不经意间流露着狠毒气息,令深夜中的白厅街平添几分寒意。

    郝乐蒂本就瘦小,坐在椅子上视线就更低,她必须得仰头才能直视莫里亚蒂,而这位犯罪帝王看着亚裔姑娘比椰奶冻还要白嫩的脸蛋,忍不住挑眉,“作为侦探,宝贝儿你长得也太甜了点吧?这合法吗?”

    轻佻话还未说完,夏洛克手上的勃朗宁已经拉栓上膛,震慑力十足。

    而比起世界第一的咨询侦探来,郝乐蒂的表现显然更令莫里亚蒂惊讶——

    因为时差问题,目前还没到郝乐蒂感觉困顿的生物钟,但这大半夜的,冒出一位不怀好意的男士,她的心情当然好不到哪去。

    于是郝乐蒂将古朴坚硬的椰子壳扬起,语气不佳,“离我远点,不然用椰子壳敲破你的脑袋。”

    詹姆斯·莫里亚蒂:“......”

    横行欧洲的犯罪界拿破仑,看着奶凶奶凶的亚裔姑娘,一时有些沉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