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娱乐好吗: 67.chapter 67

    等到“一家四口, 夏利最蠢”一行人抵达老福尔摩斯夫妇家附近时, 郝乐蒂之前放在黑鸟侦察机上的食材,已经被查尔斯为她安排的工作人员及时送达。

    毕竟现在已经是伦敦的深夜,想要买全她需要的食材会有些困难, 倒不如直接从洛杉矶唐人街买好带来。

    但说真的,郝乐蒂几个小时前拎着食材走上黑鸟战机时,也忍不住为这架“人类历史上的喷气式航空器奇迹”委屈,这可真是太大材小用了点。

    而大材小用的明显还不只是黑鸟战机, 还有被郝乐蒂指使着拎起菜篮的两位福尔摩斯先生, “请快一点, 我需要准备四菜一汤, 福尔摩斯夫人想必正在烘烤蛋糕,我猜是奶油霜红丝绒。”

    x战警工作人员已经驱车离开,准备去度过一个放松的夜生活, 这里可是伦敦, 夜晚总是充满惊喜,而郝乐蒂则攀上欧洛斯的手臂, 按响门铃。

    古典的深棕色木门很快便从里被打开,老福尔摩斯夫妇看着四个孩子,脸上的笑容别提多真切。

    只不过三位较为年轻的福尔摩斯, 显然都不是习惯对父母表现亲近的类型,只有郝乐蒂像小天使一样, 不但笑容讨喜, 还将一束漂亮的香槟玫瑰送给福尔摩斯夫人, “我上次送您的陶瓷花瓶还在吗?今晚我们可以将它摆在餐桌上。”

    福尔摩斯夫人越发笑意盎然,将欧洛斯与郝乐蒂迎进门,“快来尝尝,奶油霜红丝绒蛋糕刚出炉。”

    显而易见,老福尔摩斯夫人满心满眼都是两个女孩,至于她的儿子们,则被她完全抛在了身后,麦考夫与夏洛克拎着菜篮,一脸早已习惯的无动于衷神情。

    虽然英国饮食时常被各国质疑,但他们的甜品却很是出色,老福尔摩斯夫人烘焙的红丝绒蛋糕更是美味,不过今晚除了蛋糕,还有一桌美食需要郝乐蒂尽快料理。

    布置温馨典雅的福尔摩斯宅邸中,欧洛斯将香槟玫瑰与福尔摩斯夫人一起插.入花瓶中,而麦考夫则和父亲讨论着弟妹近日的日常表现,至于夏洛克,他正在厨房里给郝乐蒂打下手。

    今晚凌晨便将迎来欧洛斯的生日,郝乐蒂准备烹制一桌生日餐,四菜一汤称不上多丰盛,但显然也不显简陋。

    汤不需要多费时间,那份大英政府在看见谢林福特监控视频后,便开始心心念念的竹荪山药老鸡汤,欧洛斯只是喝了一小碗而已。

    甚至不需要再加热处理,只需要上菜时将保温桶里的鸡汤倒进汤碗即可。

    四道菜品中最费精力的,是被称为“海味之冠”的鲍鱼,郝乐蒂准备将它红烧,她对夏洛克说道,“因为时间较为紧促,鲍鱼我已经提前用鸡肉、火腿和干贝小火煨炖了近五个小时。”

    已经完全入味的鲍鱼被划了数道十字刀,显得越发.漂亮可口,夏洛克看着被郝乐蒂再次加入汤中滚煮,并加入各种复杂调味料的红润鲍鱼,忍不住有点心疼英国的海鲜——

    都是生活在海里,这道红烧鲍鱼可真是做法复杂,而且现在就已经飘散出浓郁鲜香至极的味道,比起英国人的炸鱼排,简直是天上地下,忽然觉得英国人敷衍的烹饪技法都对不起那条鱼。

    夏洛克闻着满室香气,将大虾开背去线,他看见郝乐蒂正在炸土豆条,“我一点不想吃薯条——”

    炸土豆条准备烹制德阳大干锅的郝乐蒂,一边将外焦里嫩炸制金黄的土豆条捞出,一边对小卷毛说道,“没准你今晚会爱上它。”

    郝乐蒂烹制德阳干锅时,选择减轻了辣度,让其既刺激食欲又辣度适宜,能被轻松接受。

    火上加热的石锅中,开背去线的虾肉变得油亮喷香,切段香菇与洋葱在加热中逼出天然的植物香气,红椒与青椒块不只是颜色漂亮,更带来特有的食材美味。

    而这道菜比起喷香虾肉不遑多让的,正是本来味道单一的炸土豆条,它完美吸收了锅中所有食材的香气,那种简单又浓郁的滋味,简直像是被施加了魔法。

    德阳干锅味道以香浓取胜,而郝乐蒂现在开始烹制的清蒸桂鱼,则以清鲜味美为其精髓,在代表庆贺的宴席上,鱼总是令人不忍舍弃的,“年年有余”这句好彩头,郝乐蒂希望她的欧洛斯能获得这份繁荣与盈余。

    夏洛克站在一边剥着虾仁,目睹郝乐蒂处理这道鱼时,又是加入熟火腿片又是摆上香菇、笋片,更不用说还要葱结与姜片,“清蒸鱼这名字听上去,明明像是只需要上锅蒸熟就行了。”

    郝乐蒂调配着调味汁,将这碗味汁与背部斜片数刀的桂鱼一同上锅蒸,以达到鱼肉香而不涩,柔和鲜美的完美效果,“它会让你惊喜的。”

    夏洛克已经将虾仁全都剥好,“该烹制最后一道菜了,发福中年男人已经在厨房门口来回踱步七次。”

    厨房门外端着茶杯的大英政府:“......”

    郝乐蒂将西芹斜切成段,“西芹腰果虾仁,欧洛斯一向喜欢。”

    这道菜堪称清爽,做法也不难,但火候却是关键,吃得就是鲜嫩口感,月牙形的腰果本身便自带坚果香气,香浓味醇,而西芹水润脆爽,搭配上肉质细嫩的饱满虾仁,在猛火快炒间鲜香馥郁,令人回味无穷。

    当四菜一汤端上桌上,几位福尔摩斯围坐一桌,奶油霜红丝绒蛋糕点缀着漂亮的奶油花,但欧洛斯当然不是愿意点蜡烛许愿的类型,这一道生日餐虽然没有烛光,但依旧充满祝福,因为她的亲人全都齐聚左右。

    中古时期时,欧洲人认为在生日这一天,灵魂最容易被恶魔入侵,而亲友的祝福与蛋糕能驱逐恶魔,并带来幸运,欧洛斯看着频频为她夹菜的郝乐蒂,嘴角微微向上弯起一点弧度——

    即便她是旁人眼中该被关进堡垒禁锢的恶魔,也总有人不愿驱逐她,而是满怀爱意给予祝福。

    福尔摩斯们虽然通常都有些傲慢,但今日显然都很是珍惜这一时刻,就连麦考夫与夏洛克也暂时停止总是剑拔弩张的互相针对,享受这顿难得的晚餐。

    而这顿除了红丝绒蛋糕外全是中餐的四菜一汤,再次令这一家人忍不住思考起一个世纪难题——

    明明都是薯条和鱼,为什么郝乐蒂能做的这么好吃?英国厨师是不是该对那些鱼和马铃薯道歉?

    尤其是夏洛克,他吃着德阳干锅里的土豆条,忍不住又夹起一个放进嘴里,这薯条简直比虾还要好吃!一点也不科学!

    当晚餐结束时,盘子里的配菜基本上都已经被全都吃光,郝乐蒂明显看见了大英政府再次鼓起的小肚腩。

    老福尔摩斯夫妇随着年龄增长精力下降,很快便准备回房休息,郝乐蒂看着被收拾干净的餐桌,建议道,“打几圈麻将消消食吧。”

    麻将恐怕是中国最成功的文化输出之一,不提同属亚洲的日本韩国,就连被称为侦探小说女王的阿加莎·克里斯蒂,也曾记载过早在上世纪的英国小村庄里,就很是流行打麻将解闷,可见其普及性。

    听闻郝乐蒂的建议,欧洛斯和夏洛克当然表示同意,至于麦考夫的意见,面对几个熊孩子时通常没什么震慑力。

    福尔摩斯家的麻将牌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正在洗牌时,麦考夫拿起一张七条,一脸怀念,“夏洛克五个月时差点吞了这张麻将牌,他从小到大总是让我怀疑怎么能有人如此没脑子。”

    咨询侦探已经开始码牌,他似乎一点没有被激怒,语气凉薄,“如果是你的话,估计能成功将整副麻将牌吞下,毕竟你那时候胖的像个吹气恐龙。”

    郝乐蒂完全不准备加入两人的你来我往争斗,她码牌时看见一张“东风”,于是兴致勃勃的对她的东风小姐姐说道,“你瞧,你的名字用中文书写可真是漂亮。”

    欧洛斯凑过去摸摸她的头,恳切叮嘱,“霍莉,你该离他们两个远点,蠢有可能会传染。”

    两位福尔摩斯先生这才暂时停下互相攻击,开始掷骰子正式打牌,这副麻将在这四位天才人士手上,何止是斗智斗勇能轻易形容的,郝乐蒂坐在欧洛斯上家,还不时与夏洛克交换眼神,简直是如鱼得水,频频给她的东风小姐姐喂牌,而倒霉输得最多的,当然是人形大英政府。

    当再一次被截胡,麦考夫终于没忍住拍了一下桌子,“郝乐蒂,你还有没有点基本的博弈道德?”

    还没等郝乐蒂回答,欧洛斯与夏洛克已经双双瞪向他——

    “明明是自己手气不佳还怪别人?”

    “英国政府高官打麻将输不起?”

    郝乐蒂看着麦考夫,无奈叹气,“迈克,麻将学无止境,你不能因为输钱就如此暴躁。”

    大英政府听了想打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