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官网: 65.chapter 65

    西海岸阳光明媚, 帕萨迪纳城郡中午时分越发显得温暖, 而那间名气耀眼的中餐馆却挂出了停业整修的招牌公告。

    但不少中餐馆老顾客却仿佛像是患上了暂时性失忆一样,依旧习惯性驾车在假期中餐馆门前经过。

    他们当然不是已经将中餐馆老板昨晚的休假公告忘得一干二净, 只不过实在满是期待能发生奇迹,毕竟郝乐蒂上一次被绑架也仅仅是休息了半天,也许她会再次充满敬业精神的照常营业?

    但当他们看着禁闭的大门, 心差点碎成了玻璃渣——帕萨迪纳中餐馆老板真的跑路啦!欧洲有什么好?英国更让人讨厌!古板又虚伪!

    没事找事的嫌弃完大不列颠后,塑料花饭友们又开始将目标一致对准魔多客和他的同伙罗斯将军、国防部长威廉·史崔克——

    复仇者联盟:“都是这些野心家的错!绝对不能轻易放过他们!”

    x战警:“虽然魔多客已经被囚禁关押, 罗斯将军与威廉·史崔克也双双落马, 但事情远远没完!砸了中餐馆如此多的桌椅餐具, 难道以为不用赔钱吗?”

    九头蛇:“说到赔钱,郝乐蒂是不是因为没获得损失赔偿,才一气之下决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的?上一次惊恶先生制造绑架,可是支付了十几亿美元的精神损失费。”

    变种人兄弟会:“有道理, 餐饮业本就如此劳累,这些见鬼的家伙竟然还总是给郝乐蒂制造麻烦,这一次我们不但要对魔多客旗下势力群起攻之, 还必须为郝乐蒂讨回应有赔偿!”

    正义联盟:“没错!所有赔偿费用将作为中餐馆营业基金,全权交由郝乐蒂负责,也许这样能让她愿意尽快重新营业?”

    为了能让中餐馆尽快开张,食客们一致决定必须协助郝乐蒂获得天价赔偿,估计魔多客、罗斯和史崔克将有可能因此变成穷光蛋, 毕竟中餐馆老板是凭借一顿饭, 能骗来心灵权杖与一箱黄金的吸血资本家。

    在塑料花饭友们为中餐馆营业基金添砖加瓦、发光发热时, 郝乐蒂已经坐上飞往大不列颠的航班,但并非乘坐民航。

    查尔斯·泽维尔教授明显对她近日里接连遭受绑架一事忧心,甚至将其专属座驾黑鸟侦察机,大材小用的安排为郝乐蒂的度假工具。

    民航客机与黑鸟侦察机3.5马赫的飞行速度差距超过五倍,令她原本至少需要十二个小时的行程时间,缩短至不足三小时,不过郝乐蒂今日的行程重点并非伦敦,而是那座谢林福特孤岛堡垒。

    八个小时的时差让这座岛屿早已处于夜色之下,天空雾气弥漫,似乎连星光也难以辨析,郝乐蒂独自降落到谢林福特上方时,甚至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而后,她更是如入无人之境一样,走入这座整个大不列颠最为坚固、被用来关押魔鬼的囚牢。

    她手上甚至拎着一个漂亮的保温饭盒,步伐悠闲神情轻松,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正准备去郊游的中学生。

    当她看见她的福尔摩斯小姐时,小提琴正独奏着巴赫,甚至显出一些不符合乐曲基调的愉悦,因为欧洛斯看见了她。

    足以承受防爆袭击的特殊玻璃墙阻隔在两人之间,军情六处的防备级别显然又向上攀升了不少,但那依旧不足以隔绝开两位天才女性。

    仅仅是两秒后,号称能关住霸王龙的牢狱之墙,便失去了它的所有功能。

    大门敞开,郝乐蒂朝她的福尔摩斯小姐晃了晃手上的保温饭盒,“尝尝鸡汤好不好?我炖了一上午。”

    保温饭盒里,竹荪山药老鸡汤热气腾腾,随着盖子拧开,立即香气四溢。

    科属隐花菌类的竹荪,形状很是特别,除了菌帽与菌柄,它还长着一圈细致洁白的网状裙,有种奇异之感,但郝乐蒂当然不是看中竹荪的形状奇特,而是中意这种菌类鲜美浓郁,且有滋补效用。

    欧洛斯长久生活在这座堡垒监狱中,她的面容因为长久不见阳光而苍白阴郁,称得上高挑的躯体很是消瘦。

    而郝乐蒂准备的这一份竹荪山药老鸡汤,可谓是将滋补界的王者汇于一汤,不只是竹荪,山药与老母鸡更是在食补届赫赫有名。

    当三种食材相遇,不但溢满滋补精华,味道更是堪称惊艳,竹荪与山药令鸡肉原本的肥腻完美消解,只剩香润,而经过几个小时的文火慢炖,鸡汤中更是充满菌类与山药的植物香气。

    几颗枸杞的加入,不但使这份汤品颜色更为漂亮,还增添了一种温和的天然微甜口感,更何况它还兼具养肝、滋肾、润肺功效。

    欧洛斯捧着一碗鸡汤饮用,而郝乐蒂笑的眼睛弯起来,“还有几个小时就是你的生日,我们回伦敦度过怎么样?夏洛克似乎接了个新案子,不如直接去案发现场见他?”

    如果大英政府此时看见欧洛斯与郝乐蒂旁若无人坐在一张床上,还大大方方商讨越狱的视频监控,有可能被气的血压升高,尤其再想到他连一碗鸡汤都捞不着,估计要被气的送医抢救。

    至于欧洛斯,她完全没心情考虑自己的再次越狱,会不会令兄长发际线持续后移,她正一手拎着还没喝完的鸡汤,一手牵着郝乐蒂,离开谢林福特,准备乘坐黑鸟侦察机返回伦敦。

    英国政府这位“官居末职”的公务员太苦了,亲妹妹是大魔王,养大的孩子是白眼狼。

    ————————————————

    伦敦白厅街

    深夜的伦敦城古老而肃穆,在夜色下景色迷人且气势磅礴,如果无视警戒线中被圈起的男性尸体的话。

    警车灯光闪烁,伦敦警察厅苏格兰场的雷斯垂德探长明显很是焦头烂额,“上帝,真是求你了,这已经是这条街区一周内发生的第四起命案,这里可是白厅!”

    白厅街名声不小,作为连接议会大厦与唐宁街的重要街区,这条街附近遍布国防部、外交部、内政部、海军部与众多英政府机关,全世界甚至用白厅作为英国行政部门的代称。

    而就是这条街,它一周内发现了四具尸体。

    就在今天下午,还未发生第四起命案之时,苏格兰场总警司在全厅会议上,向负责案件调查的雷斯垂德询问——“你准备什么时候抓到凶手?白厅路中心的那座和平纪念碑也被染上血时?”

    雷斯垂德难免心里恼火,但他也不是一点不能理解上司的焦躁,在女王与首相眼皮子底下接连发生命案,苏格兰场的尊严眼瞧着就要荡然无存。

    没办法,他只能再次求助住在贝克街221b的咨询侦探,希望能如往常一样,目睹夏洛克·福尔摩斯以其魔术戏法般的基本演绎法,迅速查出案件真相。

    如果不是走投无路,雷斯垂德也不会去找夏洛克,苏格兰场向咨询侦探求助破案,这实在太容易引人非议,而且自从夏洛克的合伙人离开伦敦后,这位侦探就对苏格兰场的案子越发兴致缺缺。

    而这次,也许是挑战性打动了这位以破案寻求刺激的瘾君子,或者是他难得善良些,不希望看见第五个受害者出现,夏洛克竟然表示同意协助调查。

    这显然令雷斯垂德探长喜出望外,要知道这位咨询侦探一向厌倦权势,可不会只因为这几起命案已经成为牵涉英国行政部门的丑闻,便因此接下案子。

    伦敦出租车车型复古,咨询侦探刚从后座钻出来,就听见苏格兰场探长的声音——“夏洛克!”

    雷斯垂德快速的冲他小跑过来,“我带你进入案发现场。”

    “我时间紧急。”夏洛克声音冷静而低沉,显得很是不近人情。

    而探长早已经习惯他不算友善的态度,两人当即便掀起警戒线走向案发现场。

    警戒线内,几个正因为案件棘手而焦躁恼怒的苏格兰场探员,看见咨询侦探高瘦的身影后,不但没有表露出丝毫求助他人的善意真诚,神情甚至还满是挑衅。

    黑珍珠多诺万警官估计是其中最不喜福尔摩斯的,她看向几个同事,语气轻蔑,“怪胎来了。”

    她声音丝毫没有压下,别说进入案发现场的夏洛克能听见,恐怕就连警戒线外的围观者都有所耳闻。

    “又来行骗了,”法医安德森语气刻薄,“这是犯罪现场,可别给我弄毁了,明白了吗?”

    夏洛克·福尔摩斯神情冷漠,不因两人的挑衅与针对动摇分毫,神情倨傲冷峻,“明白的很。”

    面对这一群从来不肯动脑子的苏格兰场探员,夏洛克当然可以几句话怼到他们乖乖闭上嘴,认清楚自己转不过来的小脑袋瓜多愚蠢,但他今晚赶时间,福尔摩斯家的两位姑娘估计很快就将抵达伦敦,比起讽刺这帮金鱼,他更想早点回到贝克街221b.

    夏洛克甚至有点后悔接下这桩案子,他当时之所以同意协助苏格兰场,是因为他认为如果郝乐蒂还是他的合伙人,她会选择襄助。

    她经历过濒死,因此面对生命更愿意伸出援手。

    但雷斯垂德探长的这些手下,显然对上司时常求助“怪胎”的行为积累了长久不满,尤其是安德森,他语气更为挑衅,“一如既往的粗鲁无礼。”

    福尔摩斯先生准备忽略这只金鱼冒出的愚蠢泡泡,但此时,警戒线却忽然被掀起,走进来一位单薄娇小的亚裔姑娘——

    正是刚刚抵达伦敦,与欧洛斯一同前来寻找夏洛克的郝乐蒂。

    郝乐蒂平日里称得上长袖善舞,但却极为护短,她站在咨询侦探身前,比他矮上一头,但却形成一种保护姿势。

    她本就娇小,在夜色下似乎显得更为不堪一击。

    但她却眼神冷淡的看着法医安德森,“粗鲁无礼?怪胎?”

    郝乐蒂从前担任夏洛克的合伙人时,学的像教导者麦考夫·福尔摩斯一样,不爱出外勤,通常只留在221b动用脑力,这几乎是她第一次目睹夏洛克与苏格兰场探员的相处模式。

    而安德森面对质问一愣,接着色厉内荏说道,“整个苏格兰场谁不知道夏洛克·福尔摩斯是个怪胎!”

    郝乐蒂眼中掀起怒火,但她却没有动用任何精神力对付这个无礼之辈,而是简单直接的出拳,砰的一声击中安德森的颧骨。

    刚刚还在挑衅的法医,竟然直接被瘦小姑娘一拳击倒。

    “你——”安德森坐在地上,捂着肿起的脸,难以忍住发出的痛苦□□,他几乎难以置信,“你竟然打我——”

    郝乐蒂挑眉,“打你就打你,难道还要选日子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