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娱乐好吗: 52.chapter 52

    中餐馆的晚餐时段永远热闹非凡, 比如忙着猜测究竟谁能得到老板的特殊照顾,而这次,吸引老板兼唯一厨子注意力的, 明显是这个一身杀马特紧身衣的家伙。

    看着正在往嘴里塞面条的雇佣兵, 郝乐蒂回答他之前的问题, “我家里似乎没办法换继承人,因为只有我一颗独苗。”

    查尔斯——大卫——郝乐蒂,这貌似就是传说中的三代单传?

    死侍诡异又俏皮的白眼球眨啊眨,“嫁给你,哦不,和你结婚的男人能不能代替你成为继承人?”

    还没等郝乐蒂回答,他又话唠的说道,“你看哥怎么样?今晚咱俩就可以共度春宵,你喜欢毛发性感的男人还是眉毛以下一根毛不留?你介意身上有疤痕吗?有疤的男人也很不错的,宝贝儿你考虑看看?”

    在雇佣兵被中餐馆后援团群殴胖揍一顿之前,坐在旁边正沉迷吃油泼面的小蜘蛛先忍无可忍,他卡通画一样的黑框白眼睛眯起来, “少做梦了,郝乐蒂才看不上你这个满嘴开黄腔的家伙。”

    郝乐蒂将视线重新放在蜘蛛侠身上,他身上红蓝相间的弹力衣制服很是亮眼,听说这位城市英雄拥有蜘蛛一样的超能力,还自制了蛛网发射器, 能发射出柔韧度极强的银白丝线。

    不过——这位超级英雄充满少年气的青春稚嫩嗓音, 为何听起来如此耳熟?

    郝乐蒂大脑飞速运转回忆——是……彼得·帕克?

    这位刚刚年满十八岁的青少年, 就是纽约城没人不爱的蜘蛛侠?

    郝乐蒂忍不住看了看他旁边正在贱贱的打嗝的死侍。

    话唠小可爱为什么抛弃了美颜盛世的小哈里,和这个嘴炮雇佣兵成双入对?

    她正想着,竟然意外看见哈里·奥斯本推门进入中餐馆,金发年轻人肤色苍白,看起来有点病气,在堪称温暖的夜里穿着厚西装外套,鼻子似乎也有点红。

    不知为何,郝乐蒂脑海中忽然冒出的,就是一个生活压抑,与唯一亲人关系疏远,脆弱而阴郁的失意少年形象。

    新年元旦这一天的夜晚,他却独自前来。

    哈里看见郝乐蒂后便冲她露出微笑,将古典美少年的迷人劲发挥了十成十,原本的阴郁气质消散大半,竟然显得有点乖巧。

    郝乐蒂走上前去,哈里·奥斯本尽量用轻快语气说出祝福,“新年快乐,郝乐蒂。”

    他鼻塞有点严重,一副感冒症状,本就消瘦的少年体态看上去似乎更让人心疼了点。

    “今晚的面条看起来很棒,能给我来一碗吗?”哈里平日里总是有点拒人千里之外的傲慢冷淡,但感冒发作似乎让他看起来温顺了不少,一惯的肆意邪气神情也消失不见,不算短的金发盖住额头,竟然有点像正在等候顺毛的猫。

    而郝乐蒂却并不准备给他端上一碗油泼面,“你感冒了,温暖的热粥会让你的胃更舒服,而且还能减轻鼻塞症状。”

    他淘气的、眼尾上挑的绿眼睛看着面前的亚裔姑娘,“这是特别招待吗?”

    郝乐蒂冲他眨眼,“看在你漂亮的份上。”

    中餐馆食客:为什么又是这个单薄小白脸?

    布鲁斯宝贝:为什么我的感冒好那么快?!

    蒙面小蜘蛛:哈里生病了?结果我却坐在嘴炮话唠旁边和他结伴同行,莫名有种愧疚感。

    哈里奥斯本:像我这种美少年,果然会被郝乐蒂宠着。

    郝乐蒂回到后厨,准备为哈里做一份皮蛋瘦肉粥,这款粥有着不小的名气,做法和配料都很是简单,但味道却令人百吃不腻。

    砂锅熬粥当然味道最好,但今天时间比较赶,郝乐蒂并未用煲仔粥的方式烹制,而是找出了高压锅,虽然口味比不上砂锅粥的香醇绵密,但却能节省非常多时间。

    郝乐蒂在东北珍珠米中加入少量菜籽油,米水上飘着漂亮的油花,盖锅盖压上阀,十分钟就能将米粒熬的绵密滑软,接着再将腌制过的瘦猪肉丝与一众调味料洒入粥中,香浓即刻袭来。

    在这过程中,皮蛋已经被郝乐蒂用细线切碎,在关火前才入锅煮制,令其中的石灰味完美消失,同时又软滑可口,还能保证粥看起来依旧清爽洁白。

    瘦肉粥沸腾中,香味已经开始发散,并不霸道,但却很是开胃,有种清淡隽永的鲜香气。

    郝乐蒂将皮蛋瘦肉粥乘在锅中后,最后撒上一点金黄酥脆的油条碎,伴着粉红色的腌瘦肉条与绿色的葱花和皮蛋末,堪称色香味俱全。

    当这样一碗粥摆在哈里·奥斯本面前时,他觉得自己僵硬的像一坨铁块一样的胃部,似乎随着袅袅热气,终于愿意工作起来。

    作为一个苍白消瘦的美少年,哈里·奥斯本即使是握着汤匙吃粥,也漂亮的像一幅画,稠密顺滑又暖胃美味的瘦肉粥,似乎让他觉得温暖了不少,终于脱下来身上有点厚的西装外套。

    整洁的白衬衣显出他宽阔消瘦的肩膀线条,袖摆紧扣着绿宝石袖扣,但领口却解开了两粒纽扣,锁骨极为漂亮,他就这样冲郝乐蒂眨巴着自己的绿眼睛,“这恐怕是最适合感冒者的晚餐,简直像是不用咀嚼就能咽下去一样。”

    郝乐蒂越发觉得这位少年的眼神极具杀伤力,就是那种不论他要求什么,你最后都会对他说“好吧好吧,真是拿你没办法”的puppy eyes,简直可以当武器用。

    而坐在一边的小蜘蛛,既怕被儿时好友哈里发现他的真实身份,导致被疏远冷落,又因为哈里生病他却抛下对方,和雇佣兵一起吃饭这事萌生出不少愧疚感,此时竟然少见的有点垂头丧气,黑框白眼睛无精打采的。

    死侍贱兮兮的看着他,“小虫,哥和你一起玩就是为了跟你学怎么做个好人的,结果你现在这是什么鬼态度。”

    “是你硬要跟我来的。”蜘蛛侠语气满是嫌弃。

    死侍翻着自己的白眼球,“哥这是让你在拯救世界的忙碌日程之外,能好好享受点物质生活。”

    年轻的超级英雄都没能来得及说什么,话唠雇佣兵继续嘴巴不停的嘚吧嘚,“这世界可真是没地方说理去,纽约城的人就没有不爱你的,但对老爹我却一点不公平,我就是扶老太太过马路,他们都会觉得我是在实施绑架,亏咱俩还是超凡好朋友组合。”

    郝乐蒂准备回厨房去端煲好的靓汤,结果恰恰听见这位蒙面人士的最后一句话。

    ——超凡好朋友?他确定不是超烦?

    毕竟他俩相加的话,估计能靠话唠嘴炮将对手念叨到自杀。

    等郝乐蒂再次走出厨房时,她手上端着一盅本来为自己炖的海底椰炖竹丝鸡煲汤,两小时的细火慢炖之下,汤水变得清甜香醇,一启盖就能闻到香喷喷的鲜味,暖而不烫,喝上一口感觉整个人都变得闲适安逸起来。

    当郝乐蒂将这碗汤放在年轻的奥斯本先生桌上时,不少老食客觉得自己心都碎了——

    中餐馆老板每天都在双标,到底什么时候能再轮到我?

    布鲁斯宝贝:我感冒时只是一碗蛋酒,为什么轮到这个年轻人时,又是粥又是煲汤的?!

    而今日郝乐蒂的双标日常似乎还没有完成,她甚至还为病中的美少年,端上了一盘极为开胃的酸萝卜条。

    剔透的瓷盘上,切成5公分长的萝卜条码的整齐,嫩绿的尖椒丝与红亮的泡椒丝点缀其中,葱姜蒜与花椒的香味融合其中,带来丰富的层次感,酸甜微辣又爽口,而且还开胃助消化。

    配着清淡绵软的瘦肉粥,吃上一口爽脆的酸甜萝卜条,最后再喝上一口靓汤,哈里·奥斯本在众人瞩目下,神情淡然的吃着三重特别料理。

    别说其他中餐馆食客,就连小蜘蛛都开始暗戳戳的眼馋,他不满地瞪了旁边的危险雇佣兵一眼,“如果不是你,没准今晚我也能获得特殊照顾。”

    死侍摊手,“哥就说应该想方设法嫁给中餐馆老板,哦不,又说错了,是和她结婚,这不就能每天得到双标待遇了吗?你们可真是蠢。”

    蜘蛛侠将碗里最后一口面条吃进嘴里,“少做梦了,你会被郝乐蒂的亲友弄死,并且就用你那两把武.士.刀。”

    “这么刺激有挑战性吗?太有趣了!”死侍越发兴致勃勃的。

    在两位蒙面先生讨论嫁给中餐馆老板,哦不,是和她结婚,会不会有生命危险这件事时,不远处的两位超级富人,正在讨论着那盘酸萝卜条。

    美国首富先生目光灼灼:你说他能分给我几根萝卜条尝尝吗?

    哥谭首富老爷语气不满:吃什么吃!我看你长得像萝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