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官方网站: 49.chapter 49

    曾致力于打造“x武器”的惊恶先生, 多年来以变种人做实验,不但曾绑架金刚狼进行研究, 就连x战警中最为暴力的死侍,也是这一计划的失败品。

    毫无疑问, 惊恶先生是现今与x战警为敌的最大反派之一, 他和变种人兄弟会也多有摩擦。

    但此刻,他却只能匍匐跪在x战警领袖的直系后裔面前,卑微脆弱的如同新生婴儿,毫无反抗之力。

    郝乐蒂抱着手臂,似乎在思考惊恶先生该付出的具体“代价”, “不只是限量版老爷车,你还毁了我和室友的宵夜甜品,西米露放久了会味道大减。”

    说到她的大胸甜心室友,郝乐蒂刚才就已经向寻找她多时的史蒂文·罗杰斯发送了这处实验基地的具体定位,当然, 顺便还没忘记提醒对方将她的保时捷跑车开来, 毕竟里面还有两份甜品。

    “听说你和我的室友也早已结仇。”郝乐蒂语气冷淡傲慢,但惊恶先生却依旧带着点狂热情绪注视着她,似乎对她真实能力的好奇与振奋,比他自身此时的安危还重要。

    他还真是个表里如一的激进邪恶科学家。

    惊恶先生与美国队长史蒂文·罗杰斯, 确实在上世纪时便剑拔弩张针锋相对, 二战期间, 惊恶先生曾为德国纳粹工作, 并尽可能多的收集变种人血液样本, 进行他的邪恶研究。

    而他当时的重要克.隆实验,却被美国队长予以摧毁,令他一时实力大受影响。

    总而言之,这位活了近两个世纪的基因生物学家,与郝乐蒂的便宜爷爷和室友都是老冤家了,简直是世仇。

    郝乐蒂看向四周被她弄成粉末的先进实验器械,“听说贾斯汀·汉默为你赞助了十几亿美元。”

    还没等惊恶先生回答,她就伸了个懒腰,“我今天很累,没兴趣再思考如何针对你们,但好在我的中餐馆食客中,有不少人和你们两人关系紧张。”

    说话过程中,郝乐蒂掏出口袋里的第一代iphone,登录已经有百万人关注的社交平台账户,发送如下内容——

    “本人今晚被军火商贾斯汀·汉默资助的惊恶先生绑架,遭遇非法实验研究,目前虽已经成功逃脱,但精神因此受损,中餐馆营业时间待定,望知悉。”

    查尔斯·泽维尔:我和大卫已经乘上飞回洛杉矶的黑鸟战机!宝贝你有没有受伤?x战警不会放过他的!

    伦敦咨询侦探:绑架?我十二个小时后将抵达帕萨迪纳。

    美国首富先生:贾斯汀·汉默?!这个不要脸的脏鬼!爸爸要让他破产!

    兄弟会万磁王:赔我中餐!兄弟会一定要捣毁惊恶先生的老巢!

    九头蛇红骷髅:不管是谁!正反派有任何人影响到中餐馆的营业,就是和我嗨爪作对!

    ......

    几分钟内,上百条来自中餐馆食客的留言塞满评论箱,郝乐蒂满意的收起iphone,对惊恶先生点头致意,“我的室友应该快到了,您如果不想挨上一顿胖揍,最好立即赔偿我的老爷车和精神损失。”

    察觉到事情发展方向诡异,自己恐怕要真的倒大霉的惊恶先生,看向郝乐蒂的目光越发畏惧,“你要什么?”

    “贾斯汀·汉默不是资助了你十几亿美金。”郝乐蒂语调温和柔软。

    惊恶先生难以置信,到底谁才是被绑架的倒霉蛋?为什么现在被勒索的是他?十几亿美金的精神损失费?

    郝乐蒂绕着手指,甜美漂亮的脸蛋上一副无辜神情,“餐饮业很难赚钱的,维持日常开支需要副业。”

    邪恶科学家:副业是威逼、勒索、抢钱?

    郝乐蒂冲他摊手,“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似乎只有被群殴一个选择。”

    惊恶先生:所以他不只被摧毁了实验基地,面临被多方势力直捣老巢的危机局势,如果现在不赔偿十几亿美元精神损失,还要被她的亲友团群殴?!

    太惨了,他一介令人闻风丧胆的超级反派,为何会面临如此可悲的境况?

    他到底为什么要盯上这个邪恶的查尔斯家后裔?她祖父明明是个正派圣人,她为什么是这样的恶劣性格?她当什么物理科学家?为什么不去当跨国抢劫犯?

    几分钟后,郝乐蒂的瑞士银行账户,多了十七亿美元存款。

    而惊恶先生虽然免于被群殴,下场也没能好到哪去,郝乐蒂早就联系了神盾局指挥官尼克·弗瑞,这位晚上只吃了一碗白面条的政府高级特工,带着几名优秀手下,准备将惊恶先生暂时关进神盾局天空航母的牢笼监狱。

    惊恶先生被神盾局特工控制住,即将押上飞往天空航母的战机上,他难以置信的看着郝乐蒂——

    不是给钱就该放了他吗?为什么竟然如此对他?

    郝乐蒂一脸正直无辜,“我只说了让您免于群殴不是吗?”

    戏精社会我蒂姐,杀人越货之必备。

    此时,正巧史蒂文·罗杰斯驾驶着跑车,来到此处位于洛杉矶县郊的实验基地,他神情紧张焦灼,有力干燥的双手下意识握住郝乐蒂的手臂,将她前后观察了一圈,确定没有任何损伤才放下心来。

    整个过程简直像是害怕孩子受欺负的家长。

    毫无疑问,如果惊恶先生现在依旧安稳的站在他面前,而不是被神盾局特工带走押上战机,精通无数种格斗技能的美国队长,估计会将他揍得妈不认。

    史蒂文的近战技能堪称战无不胜,即便是综合能力高于他的不死变种人惊恶先生,在二战中与其交手时,也曾数次败于美国队长。

    ——所以说,这十几亿美元还是没有白花的。

    郝乐蒂准备将她敲诈来的精神损失费交给查尔斯·泽维尔,用以安置及教导那些在惊恶先生实验中,被改造或克.隆出的新变种人,这显然是个不小的工程,需要大量财力支持才能进行。

    而这十七亿美元,来的非常及时。

    郝乐蒂和史蒂文坐在车上,吃着椰汁西米露,看着在夜色中起飞的神盾局战机,惊恶先生恐怕很长时间难以作恶了,并且将留下深刻的心理阴影。

    ————————————————

    深夜,史蒂文驾车返回帕萨迪纳,途中经过洛杉矶市中心时,只在冬季开放的室外溜冰场门前点亮着一颗巨大的圣诞树,璀璨灯光下,人工降雪为洛杉矶温暖的冬夜中带来梦幻瑰丽感,音乐喷泉跳跃挥洒着。

    可惜的是,溜冰场里却没几个人,人造冰面泛着寒光,被灯光染上各种奇幻色彩。

    史蒂文坐在驾驶位,注意到郝乐蒂的视线,“想去溜冰?”

    “但我并没有尝试过。”郝乐蒂诚实说道。

    她的成长经历中,大部分孩童玩乐之事都被剥夺了,更不用说是溜冰滑雪这种合家欢之事,等她到了福尔摩斯家,大福先生又一向讨厌运动外出,溜冰显然不会是他的喜好。

    史蒂文将保时捷跑车驶进溜冰场停车区域,故意用得意洋洋的语气说,“凑巧我是个溜冰高手,我出生在纽约,中央公园有一处巨大的滑冰场,我可是其中翘楚。”

    东海岸冬季气温寒冷,纽约更是时常遇到暴雪天气,滑冰滑雪对市民来说是冬日里不错的消遣。

    这一家洛杉矶市中心的室外溜冰场价格适中,只需要每人十六美元的费用,史蒂文在交钱时,也不忘劳心劳力的握着郝乐蒂手腕,避免她离开自己视线。

    想到郝乐蒂眼里的跃跃欲试,运动达人美国队长并没有租赁滑冰鞋,而是直接选择购买了两双产自荷兰的溜冰鞋,今后他可以继续带他的小姑娘来玩不是吗?

    郝乐蒂坐在凳子上,史蒂文则单膝跪在她面前,帮她换上溜冰鞋,“你是初学,所以我将鞋带绑的有些紧,会不舒服吗?”

    郝乐蒂看着他温柔的蓝眼睛,乖巧的摇头,她坐在椅子上越发显得小,史蒂文差点忍不住想摸摸她的头顶。

    “我能看出你今晚情绪有点低落,愿意和我谈谈吗?”强壮可靠的男人屈膝在她面前,却似乎比她坐着还要高一些。

    郝乐蒂玩着手指,“你从前和惊恶先生打过交道,你应该很了解他的研究。”

    “是关于变种人的基因改造计划,我在二战中曾多次破坏他的计划。”史蒂文语调温柔,循序渐进的与她交谈。

    她幽深的蓝眼睛令人词穷,“我的基因样本与普通人无甚区别,这表示我身上莫名出现的能力依旧找不到源头。”

    郝乐蒂从不觉得力量是原罪,但这不代表她不想弄清这一切,邪神洛基似乎对她的精神力有些隐约猜测,但那并没有可信证据支持。

    郝乐蒂是个理论科学家,一向信赖理论数据,而不太愿意去相信所谓纯玄思的强大存在,而今日的基因解析结果,难免让她有些失望。

    这证明了她真的不是变种人,她依旧是个不知归属的未知生物。

    史蒂文终于没忍住摸了摸她的头顶,“我相信没有任何难题能困扰你,无论如何,你是这宇宙独一无二的存在不是吗?”

    郝乐蒂冲他弯起嘴角,露出漂亮的梨涡,“现在摆在我面前的难题,似乎是学会溜冰。”

    “来,我扶你站起来。”

    作为教导者来说,史蒂文·罗杰斯恐怕是全世界最温柔的,他向郝乐蒂讲解所有的注意事项,唯恐她扭伤脚踝或摔倒,完全是手把手引导。

    而郝乐蒂的表现再次让史蒂文吃惊,她不但没有初学者的紧张僵硬,甚至几乎能完全复制他的姿势,她观察的要领总是最关键有效的,平衡感也十分出色。

    没一会,她就能自己缓速滑行,但滑冰的乐趣,当然还是在快速滑行中才能体验,而又甜又英俊的美国队长很乐意当她的引领者。

    史蒂文站在姑娘身前大步向前滑行,而郝乐蒂已经握住他伸过来的双手。

    随着他的前行,郝乐蒂看见溜冰场美不胜收的灯火快速向后退去,洛杉矶温暖夜风轻拂在脸上,仿佛一切都变得如释重负。

    她能感觉到史蒂文手掌传来的一阵阵温暖触感,既像是温暖港湾,又仿佛漆黑长夜的灯盏,更像是在璀璨霓虹灯下,正无声飘落的雪花。

    we're born alone, we live alone, we die alone. only through our love and friendship can we create the illusion for the moment that we\'re not alone.

    我们只身降落人间,孤单活着,独自死去。只有借着爱情和友谊,才制造一时幻觉,觉得自己并不孤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