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rx网址: 38.chapter 38

    医学博士史蒂芬·斯特兰奇,正看向身高差明显的两位物理学家,而站在他身侧与他同行的,是一位衬衫领口夹着工作牌的高大男人。

    他身高非常抢眼,足足有六英尺五英寸,看上去三十几岁的样子,算的上英俊迷人。

    经过多日的能力控制练习,郝乐蒂的多项感知能力得以飞速提升,即便距离不算近,她依旧能看清对方工作牌上的文字细节——

    加州理工生物科学学院,尼尔·克斯。

    郝乐蒂皱眉,一位就职于加州理工的生物学家,为何给她带来一种被冷血生物盯上的危险感。

    这种感觉消失的很快,他的目光与郝乐蒂一触即离开。

    这位生物学家似乎是谢尔顿的老相识,而且还是结仇的那种,“我以为是谁,原来是眼高于顶的库伯博士。”

    对方不友善的态度郝乐蒂一点不吃惊,毕竟谢尔顿平日里没少表现出对其他学科的不屑一顾,比如称工程学是“跟在物理学后面的小弟弟”、生物学是“科学小矮人”之类的。

    这样看来,他没被套麻袋胖揍一顿都称得上幸运,人家生物学家怼他两句很正常。

    但令她稍有些意外的是,一惯精明又爱讽刺人的谢尔顿,竟然下意识向她身后躲了一下,而不是直接对着对方毒舌吐槽。

    郝乐蒂挑眉,看来这位生物学家不可小觑,估计至少曾经吵赢过谢尔顿几次。

    谢尔顿捏着郝乐蒂衣袖,对生物学家说道,“虽然我现在想不出尖刻的话讽刺你,但我想到之后会发邮件给你的。”

    尼尔·克斯:“......”

    史蒂芬·斯特兰奇:“......”

    估计是生物学家和医学博士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太过明显,谢尔顿强调,“我不是神经病,我妈妈带我去检查过。”

    郝乐蒂抚额,准备带谢尔顿离开,“抱歉,我们赶时间。”

    史蒂芬·斯特兰奇目睹两人离开,全程并没开口说些什么,但实际上,他对那个遭遇不幸却成就惊人的亚裔物理学家倒是有些好奇,这很正常,估计十个人里得有九个对她抱有好奇心,就像是某种人类本性中的猎奇念头。

    不过这并不足以支撑他因此搭讪,在斯特兰奇的妹妹和父母先后离世后,他性情越发冷淡无情。

    而与他同行的生物学家尼尔·克斯,似乎对这个亚裔姑娘很有兴趣,“听说她的中餐馆非常不错,我的预约排在两天后午餐时段。”

    ——————————————————————————————————————————

    当郝乐蒂带着小书呆子物理学家坐上敞篷老爷车,开往唐人街时,他还在碎碎念,“这个见鬼的克斯才来到加州理工两周,已经和我足足吵了四次架。”

    “两周?”郝乐蒂双手搭在方向盘上,看上去只是闲聊。

    两周前,她正因出席法庭作证获得全美关注,查尔斯和大卫就是因此才知晓她的存在。

    郝乐蒂语气平和,“他的研究方向是什么?”

    虽然库伯博士很孩子气,但涉及科学还是非常靠谱的,“基因遗传学与分子克.隆,他还不止一次讽刺我的弦理论和暗物质研究,说什么二十一世纪是生命科学的世纪。”

    郝乐蒂微笑,“那你以后离他远点好了,没准他是个激进的生物学家,而且你还总吵不赢他。”

    吵不赢架对谢尔顿来说可是个大事,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失落,郝乐蒂已经将车停下,眼前就是唐人街漂亮的古制牌坊,“库伯博士,我们现在去为你的东坡肉晚餐买菜吧。”

    谢尔顿完全已经将生物学家抛在脑后,兴冲冲的背着牛津包跟随郝乐蒂下车。

    东坡肉食材简单,对肉的要求却不少,要选层次丰富、肉质紧致的五花肉才行,尤其得肉厚皮厚,才能出来酥烂香糯,入口即化的完美口感。

    挑选好五花肉之后,郝乐蒂就带着谢尔顿回到了中餐馆,她将物理学家留在餐厅里,顺便帮他将电视调成了科学栏目,真是一条龙贴心服务。

    厨房里,郝乐蒂将肥瘦均匀的五花肉洗净后,切成均等的正方形肉块,小火将肉皮煎出油,这样才能使肉质更加肥而不腻,她用细棉线绑住肉块,保证其形状不散,而且还显得更漂亮。

    她在砂锅里垫上了荷叶,防止漂亮的五花肉烧焦,东坡肉的烹调与红烧肉不同,它并不需要炒,而是最讲究耐心。

    郝乐蒂将一众佐料陆续加入,接下来细火慢炖才是关键,整个烹制过程不加水,而是以绍兴酒代替,浓郁的酒香也是味道香醇的原因之一。

    厨房中肉香与酒香四溢,郝乐蒂用桃花纸围住砂锅边缝,焖酥后装入陶罐里放进蒸笼,全程没有一滴油一滴水,全凭五花肉自身的油脂来浸润,旺火蒸的香肉酥透,浓香扑鼻。

    中餐馆的食客闻着香味越发饥肠辘辘,但实际上,这里的老食客中午可全都没少吃——

    委屈巴巴,刚吃饱的肚子说饿就饿。

    好在郝乐蒂很快就端出了晚餐,烧得红酥酥的东坡肉一摇一摇的,晶莹剔透的肉皮像是果冻一样微颤,真是看上去就让人垂涎欲滴。

    韦恩老爷今日下午终于想起来返回哥谭忙碌,于是今晚托尼·斯塔克的饭友又换成了罗迪上校和小辣椒佩珀,郝乐蒂看了一眼坐在主位上的美国首富先生。

    准确的说,是看了一眼他的小肚腩——

    “你最近是不是胖了?”

    罗迪上校和小辣椒立即像是找到同盟一样,“对吧?郝乐蒂你也这样认为?”

    托尼·斯塔克看着自己的好友和助手,坚决认为两人只是因为想抢走他面前这份肉才这样说的,他才没有长胖!不要用体重diss他!

    郝乐蒂摸了摸下巴,“人到中年,确实容易发福。”

    比如她那位权倾大不列颠的兄长,为了吃小蛋糕每天都得在跑步机上锻炼四十分钟。

    为了口腹之欲,斯塔克先生不但无视郝乐蒂这句“人到中年”的语句,竟然还收起手脚乖乖坐好,一脸真诚,“我就看看而已,我不吃。”

    还没等罗迪上校和佩珀说什么,他就已经拿起筷子,“我就吃一口,不会胖的。”

    托尼看着眼前令人胃口大开的东坡肉,一口咬下去,入口即化,肥而不腻的酥软口感简直让人惊讶,于是他再次夹起一块,“我再尝尝。”

    几口下去,红酥香醇的软糯口感越发好,肥肉不腻,瘦肉不柴,唇齿间还弥漫着酒香,完全颠覆了托尼对肥肉的认知。

    郝乐蒂眼见他将一大块东坡肉一点点快速吃光下肚,而且他还抬起视线,长睫毛框起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我得再要一份。”

    ——我就看看,我不吃。

    ——我就吃一口,不会胖的。

    ——我再尝尝。

    ——我得再要一份。

    郝乐蒂:“......”

    当她从厨房里再次端出一份东坡肉放在托尼·斯塔克面前时,这位人到中年的先生,正一脸正派——吃饱了才有力气减小肚腩。

    郝乐蒂放弃督促这位老顾客的身材,她一转身,就看见了漂亮的天文学家简·福斯特的身影,她正经过玄关隔断走进中餐馆,身边跟着一位得有六英尺三英寸高的健壮白人男士。

    简出生在耶路撒冷,犹太血统赋予了她非常迷人的异域风情,而和她同行的这位先生则顶着一头灿然金发,外貌俊朗,但神情看上去像是有点鲁莽暴躁。

    他坚实的胸肌和肱二头肌可真是显眼。

    “简——”郝乐蒂朝她迎上去,昔日同窗和她交换了一个亲密拥抱,“欢迎来帕萨迪纳,相信我,你会喜欢这儿的。”

    简·福斯特对郝乐蒂介绍身边的健壮先生,“这是托尔。”

    天文学家有点头疼,不知道她该不该向郝乐蒂透露托尔对自己身份的说法——

    北欧神话里掌控着风暴和闪电、挥舞雷神之锤的阿斯加德继承人,雷神托尔。

    说真的,简·福斯特最近竟然开始相信起托尔被放逐地球的说法,虽然这个自大鲁莽又容易发怒的男人,在旁人看来更像是患上了妄想症。

    而简·福斯特之所以接受加州理工天文系的聘请,很大原因也是因为托尔,他带来的不少关于阿斯加德神域和宇宙的认知,令她想要借用更先进的实验室观察星象。

    除此之外,简还希望获得更多有效建议,而郝乐蒂对她来说是最佳选择,即便同窗生涯不算长久,但简对这个智商超群的亚裔姑娘有点无理由的信心。

    她凑近郝乐蒂一些,“晚餐后我们能来一场girl talk吗?”

    “当然。”郝乐蒂冲她微笑,这让简·福斯特对自己最近的行为多了不少信心。

    简带着金发大胸托尔坐下,对他强调,“今天不许摔杯子。”

    托尔几天前在快餐店拍桌子砸水杯,喊着再要一杯时,可是吓到了不少人,让简伤透脑筋。

    而托尔为了改掉这个上千年习惯也是很不容易,他将桌上的茶水直接一口饮尽,差点下意识就将漂亮的骨瓷茶杯扔出去,好在最后还是记起来简·福斯特的要求,“这杯子一看就不禁摔。”

    简叹气,转而威胁他,“郝乐蒂非常不好惹,如果你得罪了她我也束手无策。”

    胸大无脑的阿斯加德继承人明显不相信,“她不但瘦小单薄,看起来还像未成年。”

    “那只是看上去,”简·福斯特在就读剑桥时,曾经听过不少郝乐蒂天赋异禀之事,“她的智慧与催眠能力非常惊人,她仅仅说一句话,就能让你精神崩溃甚至自杀。”

    托尔摸了摸脑袋,“她好像和我弟弟有点像?我弟弟是谎言之神。”

    雷神还没来得及对简·福斯特谈论自己的弟弟,郝乐蒂就已经为两人端上晚餐——

    被流放地球的托尔当然不会用筷子,他直接用叉子将一块东坡肉放进嘴里,半肥半瘦的香糯浓香口感极为特别,而且东坡肉的颜色鲜艳漂亮,味道强烈,无疑全是托尔喜欢的风格。

    于是在他吃完陶罐里这几块东坡肉的下一秒,简·福斯特还没来得及制止,就看见他已经习惯性用力拍桌,还下意识就将杯子摔到地上,“another!”

    所有食客停下进餐,一致看向声音方向——

    是谁又在搞事?!

    谁给他的勇气在郝乐蒂店里拍桌子还摔杯子!我的意大利炮在哪?!

    敢在中餐馆搞事,塑料花饭友听了想打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