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手机版: 37.chapter 37

    午餐时段营业结束后,郝乐蒂并未返回家中休息,而是准备前往加州理工,谢尔顿需要她提供一些弦理论方面的小帮助。

    作为加州理工理论物理学的初级教授,谢尔顿·库伯博士的研究方向主要为弦理论,兼顾暗物质研究,他最近进行的一项核心理论,需要一位能力卓越的合伙人。

    由于他一向吹毛求疵又毒舌,导致他的社交关系很不怎么样,而且谢尔顿还非常挑剔,比如嫌弃其他可选合伙人的智商低,于是郝乐蒂成了最佳人选。

    郝乐蒂驾车前往加州理工时,还没忘记带上两份甜品,杏仁豆腐是不错的选择,虽然现在是冬季,但洛杉矶的午后气温在二十摄氏度左右,吃上一份滋补润肺的杏仁豆腐再合适不过。

    她在杏仁豆腐中加入了牛奶和香甜水果汁,形似豆腐的凝冻极为漂亮,点缀着香脆的杏仁片和糖桂花,清甜爽口至极,完全没有寻常甜品的腻人之感。

    当郝乐蒂抵达科学实验室时,正看见谢尔顿在向系主任盖博豪斯博士抱怨,“将礼堂让给生物系办论坛是个非常糟的决定,这群智商低于140的人距离我仅仅一墙之隔,这几天的论坛宴会嘈杂烦躁,十分影响我的实验心情。”

    你瞧,他又开始没事找事。

    加州盖博豪斯博士理工的生物学师生,每天和这些眼高于顶的物理学家同处一间校园,也是实在倒霉。

    近日,加州理工生物系召开为期一周的神经科学论坛,全世界范围内的诸多生物学家与神经医学精英齐聚帕萨迪纳。

    而加州理工物理学、化学、航天航空、行星科学几个被公认为全美第一的王牌学院书呆子们,却对这一盛大生物论坛没大兴趣,他们甚至时常觉得生物系在校内没什么存在感,谁让生物系只在全球排第八位呢。

    加州理工生物系:宝宝心里太苦了,宝宝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委屈。

    盖博豪斯博士已经有点习惯谢尔顿的吹毛求疵,“库伯博士,协助生物学院办科学论坛是院长的决定,而且你的言论太自负了点,没准礼堂里的生物学家和医学精英比你聪明。”

    “比我聪明?”谢尔顿一脸不认同,“能超过我的人要等我死后二百年才能出现。”

    盖博豪斯博士已经看见朝两人走来的黑发姑娘,他对谢尔顿挑眉,“你瞧,是郝乐蒂,她十二岁时就比你聪明。”

    谢尔顿目光灼灼的看着郝乐蒂,很快得出结论,“她不能算在内,我早就怀疑她是基因改造人。”

    “库伯博士,你可真是个无理取闹的小疯子。”郝乐蒂看他一眼。

    听着她的话,谢尔顿脸上竟然露出有点不好意思的甜笑,孩子气十足。

    接着,他看向自己的顶头老板,“盖博豪斯博士,您为什么还没离开?我要和郝乐蒂合伙记录弦理论模型实验数据了。”

    加州理工物理系系主任面无表情——两分钟前,难道不是这个瘦麻杆书呆子找他来抱怨的吗?!

    这时,郝乐蒂拿出一份杏仁豆腐放在谢尔顿手上,另一份则递给了盖博豪斯博士。

    接下来,实验室的不少物理学家,亲眼目睹一向不太好相处的系主任满脸“慈爱”的与亚裔姑娘交谈,完全没心情再针对库伯博士。

    不得不说,作为启蒙导师,盖博豪斯博士也是个双标达人,他甚至还真的前往生物系要求礼堂减少噪音。

    ——你瞧,物理学家一向如此任性。

    ——————————————————————

    两个小时后,模型实验初始数据记录在案,谢尔顿一边整理文件,一边与郝乐蒂闲聊,“今晚你要做什么菜?”

    还没等郝乐蒂回答,他又兴冲冲的说,“我们猜拳怎么样?如果我赢了,就听我的建议。”

    “猜拳?”郝乐蒂回忆着谢尔顿喜欢的进阶版猜拳玩法,“有史波克和蜥蜴的那种?”

    这种猜拳玩法在剪刀、石头、布的基础上增加了两种手势,分别是模仿动物蜥蜴头部的手势和《星际迷航》主角史波克著名的瓦肯举手礼。

    谢尔顿·库伯博士已经跃跃欲试,语速非常快的讲解规则,“剪刀剪布,布包石头,石头砸死蜥蜴,蜥蜴毒死史波克,史波克踩碎剪刀,剪刀斩首蜥蜴,蜥蜴吃掉布,布能证明史波克不存在,史波克融化石头,当然,还有最基础的,石头能敲坏剪刀。”

    郝乐蒂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哄幼儿园小朋友玩闹,只不过这个小朋友智商高了点。

    谢尔顿像模像样的卷起袖子,“剪刀、石头、史波克!”

    口令发出,两人同时打出手势,一样的瓦肯举手礼出现平局。

    库伯博士不信邪,继续又一回合,但接连几次全都是手势相同的和局,郝乐蒂忍着笑,在第七次终于让谢尔顿的蜥蜴手势毒死她的史波克。

    又高又瘦的书呆子别提多高兴了,他两只手都做出著名的瓦肯举手礼,用普通话对郝乐蒂说道,“我咬死都不有。”

    郝乐蒂忍不住叹气,尝试猜测,“你说的是——我要吃东坡肉?”

    谢尔顿极为满意的点头,“我的中文是不是又进步了不少~”

    郝乐蒂一时竟然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

    正在这时,她口袋里电话响起来,郝乐蒂冲谢尔顿摆手,按下接听键,“嗨,简,新墨西哥州的观星进展如何?”

    简·福斯特是郝乐蒂进修天体学的同窗,这位年轻漂亮的天文学家日前在观星时发现异常,直接开着越野车带上仪器去了新墨西哥州荒漠进行观星实验。

    “郝乐蒂,我刚从旧桥市开车抵达洛杉矶,”简那边像是有男人不时询问着她什么,她制止对方,与郝乐蒂继续交谈,“我接受了加州理工的聘请。”

    郝乐蒂有点吃惊,“你辞了哈佛工作?”

    “加州理工拥有全美高校最现代化的实验室,”简·福斯特驾车驶向帕萨迪纳,“而且还有世界上最大的天文望远镜使用权。”

    郝乐蒂当然不会反驳简的决定,以行星科学来说,加州理工无疑是最好选择,“等一会我将中餐馆地址发给你,记得来吃晚餐。”

    她听见电话那边夹杂着不太清晰的性感男性嗓音,于是对漂亮的天文学家说道,“可以带同伴的,甜心。”

    郝乐蒂结束通话,谢尔顿也已经将文件全都录入整理结束,他背上自己书呆子劲十足的牛津包,重复道,“我咬死都不有。”

    说完又换回英文,“快,今天我陪你去唐人街买食材。”

    郝乐蒂叹口气,越发觉得带孩子可真是一件辛苦事。

    两人走出实验室准备离开,凑巧一墙之隔的礼堂内论坛会议暂停,来自全球各地的生物学家和医学精英络绎而出。

    郝乐蒂秉持看护孩子的心情,注意着不让平衡能力极差的瘦麻杆博士被人撞到。

    即便她比谢尔顿矮上了近一英尺,但她明显是更可靠的那个。

    正在这时,拽着她衣角穿过人群的谢尔顿忽然发出疑惑,“那是之前的福尔摩斯吗?他为什么看上去老了几岁?”

    郝乐蒂下意识顺着谢尔顿的视线看去——

    男人一身黑色西装,深色头发梳拢向脑后,脸有点长,像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大理石雕像,高傲到了极点,整个人充满精英气派。

    他身上有一种格外迷人的优雅风范,同时又目光冷漠,在走动间有种文雅与暴力并存的男性魅力。

    但他之所以令郝乐蒂神情一滞,仅仅是因为他的长相和咨询侦探太过相像了点,只不过看上去要年长几岁。

    当然,也可能是夏洛克保养的太好了点,他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三十几岁的样子。

    而且这位先生和咨询侦探的生活方式恐怕也差别不小,夏洛克虽然生活优渥,但不喜奢侈享受,而眼前这位先生手上的腕表,至少价值数百万美元。

    郝乐蒂很快对谢尔顿说道,“他并不是夏洛克,我没记错的话,这位先生应该是全美知名的神经外科医学博士。”

    今日生物系在召开神经科学论坛,一位神经外科医学博士出席很正常。

    她很快在自己的记忆宫殿里找出繁杂信息——

    这位医学精英负责“断裂脊髓融合,刺激中枢神经系统再生”,并凭借高超医术被外界誉为上帝对手术界的恩赐,对了,他还作为年度先锋登上过时代周刊封面。

    此时,这位先生似乎察觉到被人注视,他目光锐利的扫过来,看上去便让人觉得脾气很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