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祥国际官网入口: 1.chapter 1

    二零零七年十月下旬,天使之城洛杉矶帕萨迪纳区风景秀丽,阳光明媚,作为休养胜地从不缺乏放松休闲心情愉悦的观光客。

    但这一天,在位于此卫星城的加州理工学院物理系派对上,刚刚走马上任的系主任盖博豪斯博士的心情可一点算不上好。

    礼堂内摆着丰盛的自助餐和鸡尾酒廊,一众科学精英们就连在派对上也不忘讨论高深的物理理论。

    而穿着“书呆子样”格子西装,又瘦又高的理论物理学家谢尔顿·库珀,正一脸认真又格外刻薄的对自己的新老板说道,“见到您很高兴,盖博豪斯博士,您真幸运获得了学院的雇佣,尽管您已经25年没做出过原创研究,而只是出版了一系列愚蠢的畅销书。”

    谢尔顿再接再厉,“恕我直言,作为一个被捧出来的平庸高中理科老师,您上一次的成功实验是点燃了自己的屁。”

    礼堂全场鸦雀无声,几分钟后,被公认为世界第一的加州理工学院物理系,开除了一位智商超群的天才物理学家。

    加州理工学院科学实验室外,谢尔顿抱着装有自己私人物品的牛皮纸箱,难以置信的对合租室友莱纳德说道,“我不敢相信,他竟然开除我了。”

    实验物理学家莱纳德十分无奈,垂头丧气的看上去好像被开除的是他一样,“我相信你只要跟盖博豪斯道歉,他就会让你回去工作。”

    这倒是事实,盖博豪斯博士虽然在科研成就上不算非常出色,但也确实不是个斤斤计较的小人,只要谢尔顿愿意道歉,相信他不会恶意为难。

    可惜谢尔顿完全没有道歉的念头,“我不想回去工作,过去三年半时间我都在瞪着写满方程式的板子,在那之前我花了四年时间写我的两篇博士论文,再往前,我14岁大学毕业后前往德国海德堡学院做客座教授,而在大学之前,我在上五年级,这是我十几年来第一次休息,我要好好享受。”

    面对习惯性显摆自己超常智商的合租室友,莱纳德捂着自己空空如也的胃,“在你享受休假之前,我得先去填饱肚子,因为我们刚刚将开胃菜夹进盘子里还没来得及吃进一口,你就刻薄的激怒了新老板。”

    对莱纳德的这点要求,谢尔顿倒是没拒绝,但吹毛求疵的强调,“今天是周六中餐日。”

    谢尔顿对生活的规律性要求极为苛刻,七天的饮食基本固定,而周六则是雷打不动的中餐日。

    帕萨迪纳区华人社区众多,华人超市和餐馆更是云集遍布,莱纳德不知想到了什么,故作自然的清清嗓子,“罗夫莱斯大街上新开了家中餐馆。”

    强迫症患者谢尔顿·库珀对这个提议并不认同,“一周菜单上的中餐馆是‘四川宫’——开胃菜蒸饺,主菜左宗棠鸡,芥兰牛肉,龙汁虾仁,主食杂菜捞面。”

    他挑眉看着莱纳德,“打破规律的理由是什么?”

    科学怪人四人组中最正常的莱纳德只好诚实回答,“佩妮辞掉了干酪蛋糕店的工作,昨天成为了这家中餐馆的新侍应生。”

    佩妮是个美丽性感且直率真诚的金发姑娘,和闯荡洛杉矶的许多年轻人一样,她梦想成为著名演员,但演艺事业却不太顺利,平时只能在快餐店打工,收入有限。

    而个子矮小真挚热心的莱纳德则默默爱慕着这位漂亮的女邻居,虽然他经常感到挫败,还因此被几个室友嘲笑,但依旧不准备放弃。

    好在一向吹毛求疵的谢尔顿今天并未抗拒到底,最终还是勉强同意和他前往这家新开业的中餐馆。

    当然,如果味道没能让他满意,他估计至少会喋喋不休的讽刺莱纳德三周。

    此时,两位物理学家站在罗夫莱斯大街上,仰头看着新中餐馆招牌——Holidays.

    假期?

    这家中餐馆的命名有点任性,竟然完全没按照美国中餐馆一惯的风格。

    《华盛顿邮报》曾经做过数据分析,全美近五万家中餐馆的名字通过数据筛选发现,超过三分之一的中餐馆取名都采取了高频词“Restaurant”、“China”和“Chinese”。还有近三千家餐馆的招牌含有“Panda”,要不然就是套用中国地名。

    总而言之,让人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我进的是中餐馆,唯恐取名太过西化而导致生意惨淡,就连在招牌上也要专门放上熊猫或者龙这种中国标志性物种,更不用提必备的大红灯笼、龙纹图案和大红色油漆喷涂。

    而此时,看着遮挡住大分部视线,几乎看不清餐厅内部如何的竹制古朴隔断,和木质牌匾上简洁的几个英文字,主动要求来这家餐馆用餐的莱纳德有点懵——

    红油漆呢?金色繁体中文书法字呢?入口两边的大红灯笼呢?灯笼旁边挂着的几串辣椒呢?辣椒下面竖着的那对“囧囧有神”的石狮子呢?石狮子后面的红色对联呢?龙呢?熊猫呢?都哪去了?!

    这恐怕是个假的中餐馆。

    而这势必将导致重度强迫症患者谢尔顿·库伯炸毛。

    但令莱纳德意外的是,谢尔顿并没有吹毛求疵的表达不满,而是有点反常的盯着招牌上的那串英文字,不知在想些什么。

    几秒后,抱着纸箱的谢尔顿竟然主动走进了这家中餐馆,没有发表任何挑剔言论。

    莱纳德很快跟上,经过隔断玄关进入餐馆后,内里的布置更是让他惊讶。

    空间不算大,堪堪摆满十张桌子,作为理工科直男,莱纳德找不出华丽词藻形容眼前漂亮繁复的古木雕刻,但这间中餐馆的布置显然称得上典雅奢侈,随处具有难以形容的东方高雅气息。

    作为刚刚开业的中餐馆来说,仅剩一张空桌看上去似乎上座率很不错,但一想到整间餐厅只有十张桌子,又让人忍不住怀疑——

    这家中餐馆的经营者真的能赚钱吗?怎么感觉很快会赔个底掉?估计连餐馆装修钱都赚不回来。

    当莱纳德为餐厅老板担心经营问题时,谢尔顿已经挑选了一个考虑了通风、光照等一系列参考信息后的最佳位置,而性感漂亮的金发姑娘佩妮也朝两人走近。

    不同于她之前在干酪蛋糕快餐店的黄色侍应生制服,佩妮穿着一身十分漂亮的经典小黑裙。

    ——看上去就很贵的那种。

    “嗨,佩妮,你今天简直魅力四射。”谢天谢地,莱纳德在科学怪人四人组里一向情商最为正常。

    直率开朗的金发姑娘同样也是这样认为,她神情生动惊喜,“这是新上司今早送我的‘工作制服’。”

    亦刚亦柔的经典小黑裙极为合身,让美丽性感的佩妮看上去迷人极了,而莱纳德却生出一丝危机感——

    新上司今早送的?佩妮昨天才刚就职,这件裙子尺寸就如此精准?!这个新上司一定是个经常在女人圈里打转的花花公子!而且佩妮的语气竟然还充满对这个“新上司”的欣赏!

    佩妮并没察觉出莱纳德低沉的心情,她看向难得十分“正常”没开启毒舌模式的谢尔顿,好脾气的介绍餐厅和菜单,“和其他餐厅不太一样,每日菜品由我的新老板决定,今天主推苏州汤包,搭配小馄饨。”

    佩妮本来对新老板“爱吃吃,不吃滚蛋”的经营理念格外担忧,但在早上尝过“中国神奇的包子”和一碗香鲜透骨的小馄饨之后,彻底沦为了老板无脑吹。

    但这种即没有陈皮鸡柳又没有左宗棠鸡的中餐馆菜谱,百分之一百二会让谢尔顿炸毛,就连莱纳德也表现的很是不理解,不过具体原因究竟是因为菜谱,还是他对佩妮“花花公司新老板”的不满,就没人知道了。

    佩妮试图说服他,“我发誓,你们绝对不会对中国神奇的包子失望。”

    “那就先选你说的中国包子。”谢尔顿很快说道。

    说真的,他今天好说话的程度,简直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吃错了过期的抗生素药。

    佩妮走向后厨,莱纳德看向室友,“原来失业会让你的阿斯伯格综合征和强迫症不治自愈?”

    谢尔顿甚至没有看他,而是神情带点莫名焦虑的看着后厨的方向,比他被系主任盖博豪斯开除时还认真。

    莱纳德终于察觉出他的反常,但正要开口询问,却被端着苏州汤包走来的佩妮打断,“你们运气真不错,这一笼刚刚新鲜出炉。”

    两位加州理工物理学家看向眼前冒着几丝袅袅热气的蒸笼——

    汤包雪白晶莹的面皮薄如纸,折皱细巧,汤包饱满圆润,几近透明,甚至能看见里面丰盈的汤汁晃动,有一种吹弹可破的精巧感。

    单单是看着,就让人对它的味道充满好奇。

    佩妮忙着为两位邻居说明汤包奇特的吃法,“要用手指捏着汤包上面的折皱轻轻提起来,放到盛醋的碟子里,然后用牙咬出一个小孔,再从小孔里慢慢吸吮汤汁。”

    两人听话照做,尝到鲜美汤汁的莱纳德,对佩妮新老板的敌意大大降低,这种皮薄汤鲜的神奇汤包简直是难以形容的奇特享受。

    “我觉得周六中餐日该换餐厅了,你说呢,谢尔顿?”

    莱纳德此时的反应早在佩妮预料之中,她接着问,“你们需要小馄饨吗?我老板说这是汤包一惯的搭配伙伴。”

    “当然了!”莱纳德已经忙不禁的又捏起一个汤包放进面前碟子里。

    吃完一个汤包的谢尔顿并没有再拎起一个,而是站起身来,径直走向了后厨方向。

    佩妮与莱纳德面面相觑——这又是什么情况?难道是中国包子味道太奇妙,以至于他想去见见厨师?

    身高六英尺二英寸的谢尔顿身高腿长,再加上这家中餐馆并不宽敞,因此他很快就走到了后厨区域外围,隔着一道木质栅栏隔断,透过间隙,他看见一位单薄纤细的黑发姑娘正在料理台忙碌——

    她肤色苍白,拥有一半华裔血统令她面容区别于欧罗巴人的棱角分明,东方式的脸部轮廓柔和流畅,但眼睛却是比海水更幽蓝的色彩,眼尾稍垂,温良稚气,睫毛都感觉沉甸甸。

    华裔姑娘看上去狡黠且灵动,充满鲜活生命力,混合着小男孩气与少女娇艳,仿佛能轻而易举的让全人类都爱她。

    但谢尔顿知道当她冷下脸时,这张蓝眼白肤的面容会多让人难以捉摸,傲慢且嚣张,卓越强势的能实现所有目标。

    谢尔顿注视着这个看上去仿佛刚成年,但实际上已经年满二十四岁的成年女人——

    这是他从十一岁至十五岁期间唯一的朋友。

    十二年前在绑架案中失踪,被美国联邦调查局认定已经死亡的郝乐蒂·弗兰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